威尼斯官方网站-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杜聿明将军,十万刚劲三分之一埋骨野人山

作者: 现代文学  发布:2019-12-01

  第五军务部回国经过之处,都是些崇山峻岭,人烟稀少的地方,给养困难,而又蚊蚋成群,蚂蟥吸血,沿途官兵死亡相继,尸骨暴野,惨绝人寰。杜聿明本人亦感染重病,几乎殒命。第二百师师长戴安澜、团长柳树人等,在与敌激战中负重伤,不治亡故。第九十六师副师长刘义宾、团长凌则民,也为掩护主力部队而献出了生命。

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出动103000人,伤亡56480人。日军伤亡约45000人,英军伤亡1.3万余人。

  由于东西两路友军的溃败,中路军有被东西两路敌人截断后包围歼灭的危险。参谋团团长林蔚提出彻底脱出敌包围圈,退守曼德勒东北,再增调兵力,从新部署作战的意见。史迪威、罗卓英接受了这意见,但处置并不彻底,他们准备在曼德勒会战。命令第五军、第六十六军分布在长达三百余公里的平(满纳)曼(德勒)公路上。杜聿明认为这样分散兵力,会被敌人各个击破。主张要么就在乎满纳打下去,要么退守棠吉、梅苗,守住腊戌前方门户,反对无准备的曼德勒会战。他向罗卓英申述了自己的作战意见,但未受到史迪威,罗卓英的重视。因此,当第五军克复棠吉,杜聿明部署继续向西前进,以截断向腊戍北犯的敌人后路时,司令长官罗卓英一连发来四道命令:着第二百师向东攻击,着该军之新二十二师、第九十六师均向曼德勒集结,准备“会战”。杜一再申述棠吉的重要性,但未蒙罗采纳。杜只得从命,放弃了棠吉。于是日军重新进占棠吉,并直取腊戍,从西南面截断了集结于曼德勒准备大战的中国主力军后方。在曼德勒的让聿明第五军,不得不向伊洛瓦底江西岸撤退。从此,远征军走上惨,败境地。

第一次远征失败之后,滇缅公路中断,10万远征军经血战只有4万余人安全撤离。日本既封锁了国际援华运输线,又打开了西攻印度的大门。原有的作战物资转而通过驼峰航线与中印公路输送。

  为了解救第二百师的被围,我新二十二师对当面之敌施行猛攻,进展顺利,进占南阳车站,敌一部凭附近建筑物固守。我游击司令黄翔,通过森林掩蔽,迂回到同古附近,一度迫敌停止对同古的攻击。两军反复争夺,激战至三十日。

首次远征

  杜聿明率第五军残部回国后,去重庆见了蒋介石。蒋当面询问了第五军在缅作战的概况和现状。杜一再向蒋检讨说:“这次作战失败是学生指挥无能,未能完成任务,为国争光,请校长处分。”蒋不仅没有给杜处分,反而擢升为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兼昆明防守总司令之职。

日军于4月26日逼近曼德勒,左翼的第6军在新30师西调后兵力不足,作战能力很弱,第66军增援不及,日军第56师团趁机猛攻东线远征军阵地,史迪威和罗卓英于4月27日下午17时下令放弃曼德勒,部队向北转移,但为时已晚,日军连续攻占棠吉、八莫、腊戍、密支那等地,切断了第5军的后路,并越过中缅边境,侵入中国云南滇西境内,攻占了畹町、龙陵等地,并于5月5日抵抗怒江西岸的惠通桥地区,中国远征军急调第71军入滇对日军实施反击;亦于5月5日,刚刚抵达怒江东岸的第36师及两个工兵连炸毁了惠通桥,将敌阻于怒江西岸,双方隔河对峙,这才阻止了日军继续向中国大西南的进一步扩张。

  中英两国军队集结后,策定作战计划,分三路南下迎击日军:中路军为杜聿明第五军,西路军为英缅军,东路军为甘丽初第六军。中路军第五军第二百师,附骑兵团及工兵团一部为先遣部队,循滇缅路直下到达同古,三月九日接替英缅军在同古的防务。十一日以步兵一连及骑兵团附工兵一部推进至皮尤河以南担任警戒,同时构筑工事,并在皮尤河大桥预为装置炸药,准备爆破。敌在进犯时,遭受我军伏击,在通过大桥时,我军点火爆炸,敌人员车马尽覆,歼敌甚众。从俘获文件中得知,敌第十五军企图分三路向曼德勒进攻:中路为第五十五师团,沿仰光、曼德勒铁路公路前进,西路为第三十三师团,东路为第十八师团。

东线方面,第6军于1942年4月24日被迫放弃雷列姆之后,且打且退,1942年5月12日,推到萨尔温江东面,随后撤回国内。

  三月二十日,同古绪战开始。敌先以步骑联合兵力五六百人,从正面搜索前进,发现我军在鄂克春的前进阵地,即召来一个联队,附山炮四门,展开攻击。二十一日起,逐次增加兵力,展开猛攻。一连数日,敌陆、空配合并与炮兵、战车协同进攻,但我军阵地无多变动。

1942年4月29日拂晓,日军猛攻腊戍,第66军伤亡惨重,当天中午,日军占领腊戍,第66军各部退守新维。所谓曼德勒会战已经彻底成了泡影。此时撤退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二十八日,敌军北守南攻。同古北敌军构筑工事,企图阻止我新编第二十二师前进,而集中主力猛攻同古第二百师之城区阵地,并放射糜烂性毒气。我军伤亡虽重,土气仍然旺盛,固守同古。敌化装成英缅军及土人,赶着牛车,暗藏武器,企图蒙混进城。幸而被第二百师事先发觉,设法将其消灭,缴获步枪百余枝,机枪六挺,追击炮七门等。入夜,第二百师设在河东的指挥所,被迂回之敌越河袭击,一度与城内部队中断通讯。城内步兵指挥官郑庭笈听到桥东战斗激烈,立即派队夹击,将敌压迫于大桥东南对峙,恢复了联系。

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杜聿明率领第5军直属部队和新22师,离开密瓦公路改道向西北方向追去,翻越了没有人烟的“热带雨林野人山”地区,部队缺医少药,断粮达8天之久,一度迷失方向,历尽艰难困苦,很多人因为饥饿、疾病死去,还有一些人因为忍受不了折磨而自杀。后来,一架美国飞机在野人山上空发现了这支军队,盟军随后空投了电台、粮食、药品,辗转达两个月之久,使得这支军队终于走出了野人山,由于预定回国路线所经的中缅国境已有大量日军把守,这只部队最后还是改道去了印度。杜聿明所部最终于7月25日抵达印度雷多,沿途因饥饿和疾病死亡2000余人。

  二十四日,敌另一部由同古以西向同古以北的飞机场迂回攻击,我放弃机场,集结兵力于同古,继续战斗。

战略撤退

  第二百师撤出同古后,新二十二师即在斯瓦河南北两岸构筑数个梯形阵地,两侧埋伏狙击兵,阵地正面埋设地雷,以消耗和杀伤敌军有生力量,阻滞敌人,以便为全军集结赢取时间,准备平满纳会战。日军遭受中国军队坚强阻击,伤亡颇大,虽拥有第五十五师团三个联队、第十八师团两个联队及优势炮兵、战车、空军,仍不敢急进,迟滞达半月之久。四月十一日至十六日,敌新增加第十八师团之五十六、一二四两个联队,重兴攻势。新二十二师在每一梯形阵地前,坚强阻击,敌军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人员装备极大消耗的代价。该师于完成阻滞任务后,撤至平满纳既设阵地。我留置敌后的游击司令黄翔所部,仍在勃固山丛林活动,袭击同古机场及敌人交通,以困扰敌人。

第96师及炮工兵各一部经孟拱、孟关、葡萄、高黎贡山,于8月17日抵达云南剑川。

  一九四二年三月十四日, 日军在仰光登陆,第十五军饭田样二郎所部第三十三师团在普罗美以南地区,第五十五师团在同古以南地区,第十八师团在泰国景迈附近,第五十六师团登陆后亦进出于同古以南,继续北进追击英缅军。

5月13日,部队在曼西破坏了所有重装备,徒步进入原始森林。新38师师长孙立人没有听从杜聿明的命令,向西撤往了印度英帕尔。新38师是第一次远征结束之后唯一一支保存建制的部队。

  这时,我东路第六军,西路英缅军,正与敌展开激战。余韶的第九十六师尚需一周多时间方能到达前线。第二百师已连续战斗十二天,补给中断,粮弹两缺。而敌方由仰光派出的后续部队,很快即可加入攻击,我军有被敌各个击破的危险。杜聿明遂决心令第二百师突围撤退,以图集结全力,俟机再与敌决战。就在仕聿明下令二百师突围的时候,史迪威坚决反对,坚持以不足的兵力向敌攻击。因此举关系远征军存亡,杜聿明没有理睬史迪威的意见。经过缜密部署,第二百师城内部队由郑庭笈指挥,一部向敌佯攻,主力迅速撤退。三十日放弃同古,安全渡过色当河转进,敌人并未发觉,仍向空城轰击。

1942年4月14日凌晨,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急电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请求解救被包围在仁安羌的英军。4月19日下午5时,在新38师师长孙立人、副师长齐学启和113团团长刘放吾的带领下收复了任安羌油田,解救了英军7000多人和被日军俘虏的英缅军官兵、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等500多人。消息传出,中、英、美三国轰动。1942年4月20日,史迪威和罗卓英轻信英方关于在仁安羌和乔克柏当之间有敌军3000余人的情报,命令第200师长途奔袭至乔克柏当。第200师到了乔克柏当后,发现没有日军,只有英军在新38师的掩护下撤退。而后又退回到棠吉,浪费了宝贵的3天时间,使日军抢先攻占了棠吉,4月23日下午,200师向棠吉发起攻击,经过激烈的战斗,于1942年4月25日18时占领棠吉。而在1942年4月24日,在日军猛烈攻势之下,第6军被迫放弃雷烈姆,日军随后从雷烈姆北进,此时防守腊戍已无意义,第200师遂于1942年4月26日放弃棠吉。

  杜聿明根据所获敌人文件,了解到当面敌情及作战意图后,认为当面之敌,最多不超过两个师团,决心集中兵力,利用同古有利地形,予以击破,进而协同英缅军收复仰光乙遂亲至同古,指导第二百师设防固守,以待主力到达转移攻势。杜的方案,得到了史迪威,罗卓英的同意,他们和英方交涉多派运输车辆,赶运该军后续部队。

1942年5月8日上午,日军攻占密支那,杜聿明按蒋中正7日的命令向国内撤退。因八莫、密支那等地已经被日军占领,部队只好越过铁路由西面绕道缅北密林回国,途中多次冲破日军阻击。1942年5月9日,由于在杰沙发现日军,并且新38师先到杰沙掩护的只有一个团,而新38师、新22师主力至少需要一天半才可以从前线撤下,杜聿明认为日军有可能从南北包围将远征军歼灭,从而下令第93师在右翼掩护,并且在孟拱附近占领掩护阵地,同时命令各部队分路回国,自寻生路。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杜聿明将军,十万刚劲三分之一埋骨野人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