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东北解放军第一次死守城市作战,艰难创业

作者: 现代文学  发布:2019-11-24

  ---------从貔子窝到沈阳

1946年4月至5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东北民主联军在辽北省(今吉林省、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各一部)四平地区,抗击国民党军进攻的一次防御战役。

  罗荣桓在貔子窝踏上了东北的土地,随后,乘汽车到普兰店下榻于一座日本式小屋里。安顿好住处后,罗荣桓立即派人联系去沈阳的火车。

由秦皇岛登陆进军东北的国民党军,于3月13日从苏联红军手中接收了沈阳防务后,相继占领抚顺,铁岭和辽阳。3月下旬,国民党军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和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凭借其美式装备和兵力数量上的优势,乘苏军撤退之机,公然破坏3月27日由国共双方代表和美国马歇尔组成“三人小组”签订的调处东北停战的协议,提前于3月31日开始行动,集中5个军11个师的兵力由沈阳地区沿中长路(自哈尔滨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大连)和安沈路向南满和北满发动大规模进攻,妄图在东北停战协定签订前夺取中长路两侧地区并控制辽东半岛。其部署是:以新编第1军、第71军向沈阳以北进攻,预期在4月2日夺取四平;以新编第6军、第52军及第94军第5师,向沈阳以南进攻,完成对鞍山、本溪等南满工业区的占领。然后准备集中新1军、新6军等部沿中长铁路向四平以北发展进攻,企图将民主联军主力压迫于松花江南岸消灭之。

  这时肖华任南满(后改称辽东)军区司令兼政委,驻在安东(今丹东)。他得知罗荣桓登陆后,就派人来迎接,并把他的小女儿接走了。第二天上午有了火车,何敬之等赶到车站一看,原来是一辆运货的“闷罐”车。车厢刚刚运送过马匹,里面到处是细碎的马草、马料和马粪。为了赶时间,罗荣桓决定就乘这一列车走。大家动手打扫干净,上了车。车厢里没有座位,只好铺开马褡子,放下背包,坐在上面。

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为阻止国民党军长驱直入,配合重庆谈判,促进东北和全国和平民主的实现,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确定全力控制北满地区及长春、哈尔滨两市与中长路满洲里至绥芬河段。遂于3月24日电示中共中央东北局和民主联军总司令部,要求东北民主联军迅速集中主力,坚决扼守四平地区,给北进之敌以有力的打击;南满主力则集中于本溪地区,打击和牵制敌人。配合四平地区作战;在苏军撤出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市后,迅速歼灭三市的匪伪武装而夺取之。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彭真,遵照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指示,决定以一部兵力保卫南满本溪;一部兵力解放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置主力于四平地区阻止国民党军向北满进攻。具体部署是:以新四军第3师第10旅在铁岭以北、四平以南地区采取运动防御,迟滞、杀伤北进之敌,掩护第1、第2师,第7纵队,新四军第3师之第7旅、第8旅主力、独立旅等向四平地区集中,乘北进之敌在运动中或立足未稳时,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之;以南满第3、第4纵队及保3旅等部担任本溪地区作战;以山东第7师主力等部夺取长春,以第359旅等部夺取哈尔滨,以新四军第3师一部夺取齐齐哈尔。

  罗荣桓看到有的同志对于坐这样的车厢不大满意,就解释说:

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1

  “坐火车比走路快多了!我们到东北来,不是来享福的,是来打仗的。往后,还得靠我们的两条腿走路呢。”

  火车象老牛,慢腾腾地爬行着,逢站就停,一停就是老半天。罗荣桓嫌火车跑得太慢了,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东北局,以便尽快开展工作。战局瞬息万变,时间就是军队,时间就是胜利!

  此时蒋介石在全国拥有四百三十万军队,又有美国的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总共只有一百三十万人,干部战士会不会有惧战情绪?重庆谈判一个多月,《双十协定》签订了,国民党能不能执行还是一个问题,部队中会不会滋长和平幻想?到了新区,人生地不熟,要吃高粱米和土豆,气候比山东要冷十几度、几十度,有的部队还没有穿棉衣,这些实际问题和由此引起的思想问题应当如何解决?怎样做好从全国四面八方来东北的各个部队的团结工作?如何开辟新区,建立根据地,以保证作战部队有巩固的后方?这些关系到我军能否在东北立足,能否粉碎国民党军队进攻的大问题,罗荣桓不能不周密考虑。

  火车在距沈阳六十多公里的辽阳站停下不走了。罗荣桓叫大家下车到站内休息,自己带着苏静等人进城找部队。终于找到刚刚调来的当地八路军负责人程世才和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和副政委唐凯。

  他们热情迎接罗荣桓,并给罗荣桓一行安排了住处,随后向罗荣桓汇报了部队情况。

  冀热辽第十六分区部队是解放山海关,最早进入东北的中国军队。他们到达沈阳后,许多被日本侵略者俘虏与捕捉送到东北作苦工的中国士兵与老百姓,踊跃参军,也有些伪军警人员和社会游民乘机混入,还有些人自已拉起队伍,要求收编。冀热辽第十六分区部队出关时只有四千余人,这时已发展到数万人,编了六个旅及若干独立团队。他们在发展过程中获得了大量日军的武器装备。由于苏军不同意东北人民自治军在沈阳市驻扎,冀东十六分区部队的司令部不久前从沈阳移到了辽阳。

  罗荣桓称赞冀东的部队首先进入沈阳,及时向中央报告了情况,并抓紧时机大量扩军,在与国民党争夺东北的斗争中,争取了先机,是一项重大贡献。

  罗荣桓对于冀东部队这样迅猛地扩大也作了具体分析。他说:你们的部队发展得这样快,是特定的有利条件促成的。但是这些部队并不巩固,你们原来只有几千人,消化不了这么多新兵,所以这些新部队应当与其他出关的老部队合编。

  罗荣桓的这个意见,对冀东部队的干部来说,是个过去还没有充分考虑过的问题。后来,遵照东北局的决定,这些部队与其他老部队合编。罗荣桓这次谈话,对合编的顺利进行,起到了思想准备作用。

  罗荣桓在谈话中,还强调了建立南满根据地的重要意义,讲到要准备打仗,要在新扩大的部队中进行阶级教育,巩固部队,并且要警惕新编部队中的复杂成分,清除那些“三朝元老”分子①〔“三朝”指张作霖、国民党和日伪〕。

  十一月十三日,罗荣桓一行乘汽车到达沈阳。

  沈阳是东北第一大城市,驻有苏军,中共也设置了市政机构。但由于日本投降后才三个月,一切尚未就绪,社会秩序紊乱,治安状况很差,加上生产停滞,物价不稳,人心仍很浮动。市民群众受日伪长期统治,对国内政治情况知之甚少,不了解蒋介石实行不抵抗主义和同日伪勾结的罪恶行径,对八路军、新四军坚持敌后英勇抗战的情况也了解不多。许多人持有“正统”观念,盲目相信“中央”政府,尽管人民自治军纪律严明,买卖公平,说话和气,他们也总是敬而远之。还有一些市民见人民自治军服装简朴,枪械不精,举止言谈土气,而日伪残余和暗藏的国民党特务分子却时有活动,夜间还常听到枪声。他们也不大相信共产党能够在东北站住脚。

  罗荣桓一行在沈阳三经街博物馆找到东北局。彭真见罗荣桓到来,非常高兴,寒暄问候以后,向罗荣桓介绍了东北的形势。罗荣桓把机关人员安顿好,去看望了已经到达沈阳的林彪,向林彪介绍了自从林负伤以后部队发展的情况以及从山东来东北的各个部队的历史、特点以及这些部队主官的情况。林彪虽然在延安看过一些山东发给中央的情况报告,但对部队情况已相当隔膜,他认真听取了罗荣桓的介绍。

  当时,由山东进入东北的部队,除携带长枪二。二二万支、轻机枪五二九挺外,只有十六挺重机枪、二十五个掷弹筒、八门迫击炮,弹药更为缺乏。其他部队也大体一样。苏军对人民自治军虽然持友好态度,但并没有把存在沈阳的大批武器弹药移交给人民自治军。人民自治军在作战初期武器弹药补给遇到很大困难。但后来在一些中小城市中,还是从苏军手里接收了一批日伪的武器弹药,装备有所改善,满足了急需。

  除山东部队外,当时已到东北境内和少数尚在行进途中的部队,计有:冀热辽军区部队,华中新四军第三师,陕甘宁、晋西、冀鲁豫和冀中等解放区抽调来的部队;还有由延安调来的炮兵学校和由各解放区派到东北的干部团(队),共有二万左右的党政军干部,包括二十名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占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总数的四分之一),其中有政治局委员四名(占政治局委员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不包括冀东部队新发展的人数,共约七万人,连同山东来的六万余人,总计约十三万人。此外东北抗日联军在吉(林)长(春)地区还发展了九个步兵团、二个骑兵连,在北满新建了一些小部队。

  在短短几个月内,从四面八方集中这么多的部队和干部到东北,上下友邻之间互不熟悉,自然会产生头绪多、工作忙乱的问题。要把这么多部队整编好,融为一体,置于东北局的统一指挥之下,象一盘机器一样运转起来,还需要一个过程。

  然而,已经没有从容整编的时间了。因为国民党的全部由美械装备的机械化部队第十三军已于十一月初海运到秦皇岛,并于十一月十一日在飞机掩护下开始向山海关猛烈进攻。半机械化的第五十二军由越南用美国军舰海运,于十三日在秦皇岛登陆,也加入了进攻的行列。把重武器都留在山东的第七师和冀热辽部队扼守山海关,多次击退装备精良的敌人的进攻,战况非常激烈。

  罗荣桓一到沈阳,便同林彪、程子华、吕正操等紧急磋商,于十一月十四日致电在安东的肖华、在胶东的许世友、林浩和华东局的陈毅、黎玉,要求“肖告李丙令①转罗华生②及胶东最近登陆之十六团〔当时任第二纵队政治部主任兼(渤)海北指挥〔当时任山东二师师长〕,负责山东过海部队登陆及向山东运送汽油等物资。〕,立即兼程来沈阳参加作战”。电报中还要求鲁中第三师尽量乘汽船,或用汽船拖带帆船迅速渡海北上。

  十一月十五日,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致电东北局,命令坚守山海关、绥中之线,节节抗击,消耗疲惫敌人,待敌进至绥中地区或兴城地区,业已疲劳消耗至相当程度,我则集中最大兵力于最有利之时间、地点,由林(彪)或罗(荣桓)亲去指挥,举行反攻,分作几次战斗,歼灭敌人。

  然而敌人后续部队仍在源源不断地由美国军舰运到秦皇岛。由于敌强我弱,力量悬殊,人民自治军守关部队于十六日主动撤离山海关。

  东北局紧急决定林彪去前线指挥作战。林彪十一月十九日出发。为了使指挥得力,通讯灵便,罗荣桓毫不犹豫地把随他从山东来的苏静、李作鹏等主要机关工作人员和电台交林彪带走。

  由于新到东北的人民自治军,经长途行军,十分疲惫,加之枪械不足,通讯不畅,因此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由军舰运来的国民党部队,无力组织有效防御,更不可能在绥中或兴城地区大量歼灭敌人。国民党军便乘虚沿北宁路蜂拥而来,连占绥中、兴城、锦西。

  --------撤出大城市,把工作中心放在建立根据地上

  十一月十九日,驻东北苏军通知东北局,按照中苏条约,苏军将把长春路①沿线及城市全部移交给国民党〔即中长路,旧称“中东铁路”,包括以哈尔滨为中心,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大连的铁路线。抗战胜利后,根据苏联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由中苏共管,一九五二年全部移交中国〕,要求人民自治军撤出大城市。二十日,中共中央致电东北局:“彼方既如此决定,我们只有服从。”

  面对这一形势,中共中央和东北局原先确定的通过占领大城市交通干线而独占东北的方针已不适用。中共中央和东北局的一些领导干部根据敌我力量的对比,对东北的战略方针问题重新进行了研究。他们在延安、重庆、沈阳、辽西前线通过电台反复进行了磋商。此时,毛泽东因疲劳过度,已住医院疗养,中共中央工作由刘少奇主持。十一月二十日,由刘少奇拟稿的中共中央致东北局的电报,指示将长春路沿线及大城市让给国民党军。二十二日,在刘少奇致中共重庆代表团的电报中,把这一行动概括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

  但同日,中共中央又命令彭真、罗荣桓并林彪、李运昌、沙克、黄克诚、刘震、洪学智:“顽十三军、五十军向锦州急进,望集中营口、沈阳主力到锦州方面协同黄(克诚)、梁(兴初)两部以主力全部或一部歼灭该顽。”

  此前,二十一日,林彪已接受黄克诚建议,从辽西前线打电报给中共中央和东北局,提出:“目前我军应避免被敌各个击破,应避免仓皇应战,应准备放弃锦州以北二三百里,让敌拉长分散后,再选弱点突击。”彭真、罗荣桓同意此意见,并报中央批准。十一月二十六日,人民自治军主动放弃锦州。

  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致电东北局指出:国民党已乘虚突入占领锦州,且将占沈阳等地。我企图独占东北已无此可能。但须力争我在东北之一定地位,除长春路沿线及东北各大城市我应力求插足之外,东满、南满、北满、西满广大乡村及中小城市与次要铁路,我应力求控制。

  这一电报在指出应力求控制广大农村及中小城市为工作重心的同时,又提出对各大城市亦应力求插足。

  十二月五日,彭真、罗荣桓致电中央军委,提出:蒋顽能空运到沈阳、长春的兵力各一万人,我军可集中三万到四万争夺沈阳,集中一万主力威胁长春。因此,建议在苏军撤退后迅速占领长春、沈阳。

  十二月七日,中共中央复电,目前不应以争夺沈阳、长春为目标来布置一切工作。

  十二月十一日,国民党占领锦州后,为尽快占领东北,一面要求苏军暂缓撤军,一面大举向东北运兵,将其号称“五大主力”①中的两支主力新六军和新一军及第七十一军火速赶赴东北〔这五大主力是新编第一军、新编第六军、第五军、整编第十一师和整编第七十四师〕。

  十二月十三日,罗荣桓在结合当时战场形势,对战略方针的各种设想进行了反复考虑和权衡后,又单独署名致电林彪、李运昌和吕正操,提出对创造东北根据地的意见。电报说:

  东北已无我独占局面,沿长春路各大城市,将为国民党所接收。但我争取控制两侧之(广)大地区,包括中小城市、次要交通线及某些工业原料地区,仍然来得及,这将会造成国民党还是处于劣势地位之可能。东北城市与乡村,既不同于关内华北各地,较比资本主义国家亦有区别。且沿长春路各大城市工业受到破坏,海口交通之门户旅顺、大连,为中苏协定所限制,南满其他海口仍在我控制中。因此我争取控制沿长春路两侧广大地区,将造成各大城市处于孤立中。这样,大城市之优势地位亦显然起了大的变化。如果我们在东北完全没有城市或者没有中小城市(及)次要交通线,将会发生存在的困难。但只将数大城市落于国民党之手,是仍然有我优势之可能。这一问题的提出,我认为有非常必要,这是关系到我们今后对东北之坚持与造成我们同国民党战和是否有利的决定条件。如果我们努力争取控制住沿长春路两侧广大地区,即会有我们同国民党可争夺大城市和可以争取大城市插一脚(之可能)。

  国民党接收沿长春路各大城市仍然存在许多困难。他在华北不能击破我们,这样就造成了他对东北进军之相当陷于孤立。同时他进入沿长春路各大城市,在其军事行动上亦将受中苏协定之束缚。但可能沿北宁路继续增兵,以便配合从北平向喜峰口之进攻,与我首先争夺辽热地区,这一大规模之战事可能在明春。

  我们应争取在一个月内展开创造根据地工作,放手发动群众,整训并充实野战军,建设地方军,统一作战指挥与后方之组织。

  十二月二十四日,刘少奇致电东北局指出:“你们主力部署在沈阳、长春、哈尔滨三大城市周围及南满,似乎仍有夺取三大城市的态势。”而这是“有危险性的”。他再次强调:“你们今天的中心任务是建立可靠的根据地,站稳脚跟。”

  十二月二十八日,中央发出了毛泽东起草的《建设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指出:“我党现时在东北的任务,是建立根据地,是在东满、北满、西满建立巩固的军事政治的根据地。建立这种根据地,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必须经过艰苦奋斗。”“建立这种根据地的地区,现在应当确定不是在国民党已占或将占的大城市和交通干线,这是在现时条件下所作不到的。也不是在国民党占领的大城市和交通干线的附近地区内。……建立巩固根据地的地区,是距离国民党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广大乡村。目前应当确定这种地区,以便部署力量,引导全党向此目标前进。”①中共中央发出这一指示〔见《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四年四月第一版,第1123页-1124页〕,标志着建设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战略思想的完全形成。

  罗荣桓十二月十三日的电报与中央这一指示的精神是基本一致的。他所表述的关于东北的城市与乡村既不同于关内华北各地,与资本主义国家亦有区别的观点,及由此而提出的争取控制某些中小城市、次要交通线、某些重要原料基地,以转变中共与国民党之间力量对比的主张,为后来东北解放战争的历史证明是很有见地的。

  这时,东北人民自治军进入东北还不到四个月。国民党一方面大讲“和谈”,一方面继续大举增兵。苏联受条约的约束或出于其外交需要,政策也屡有变化。在这种复杂的形势下,在东北的中共党内高级领导干部,对形势,对和与战的问题,对作战方针问题等,进行了充分的酝酿,提出了种种考虑或意见。这是极为必要的,也是十分自然的。罗荣桓也经过了反复考虑。他十二月十三日提出的意见,是切合当时东北实际的。

  由于苏军提出,根据中苏条约规定,他们撤退时要把沿中长路的大城市交给国民党政府,十二月底,东北人民自治军撤出了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城市,国民党依靠收编的伪军接收了上述城市的市政。罗荣桓随东北局和“东总”迁到本溪。

  一九四六年一月四日,东北局根据中共中央决定,将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东北民主联军,并将军队划分为野战军和地方军,建立了北满、南满、东满、西满四个军区①〔北满军区:高岗任司令员,陈云任政委,李天佑任参谋长。南满(辽东)军区:程世才任司令员,肖华任政委,江华任第二政委,罗舜初、曾克林任副司令员并分别兼任参谋长、副参谋长,莫文骅、唐凯任副政委并分别兼任政治部主任、副主任。东满(吉辽)军区:周保中任司令员,林枫任政委,陈光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张启龙任副政治委员,伍晋南任政治部主任。西满军区:吕正操任司令员,李富春、黄克诚任政委〕,并重新调整了下属各军区和军分区。整编了主力部队,组建了若干补充团和地方武装。调整后,除山东第一师和华中第三师的第七旅直属“东总”外,其余主力部队均隶属各大军区。翌日,罗荣桓启程赴驻朝鲜的苏军医院治病。

  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国共两党签定了停战协定。然而,蒋介石坚持东北不在停战范围并继续利用美军第七舰队的运输舰从上海、广州和越南等地陆续将新六军、新一军、第七十一军、第六十军、第九十三军等五个军运来东北。于是出现了关内小打、关外大打的局面。

  从二月八日开始,国民党军队分三路向民主联军发动了大举进攻。南路由沟帮子指向辽阳、营口,占领盘山、台安、辽中。中路由北镇地区北上,推进至沈阳市郊。北路由阜新、彰武出动,先后侵入阜新东北的鹜欢池和彰武、法库间的秀水河子。

  侵入秀水河子的敌十三军二六六团全部、二六五团一个营及师属山炮连,这时距其主力已达一日行程以上。民主联军乘这股敌军远离其主力的机会,集中山东第一师、华中第三师第七旅等部共七个团的优势兵力,突然将敌包围,于二月十四日晨全歼了这股敌人。

  同时,进至鹜欢池的敌二六七团一个营,也被华中第三师第十旅和独立旅全歼。这是东北民主联军打的第一个典型的歼灭战。

  但在二月十六日对南路进攻沙岭(盘山以东)之敌的战斗却未打好。民主联军南满的部队虽以优势兵力包围了新六军的一个团,经连续三天反复冲击,终未奏效,后来援敌赶到,民主联军被迫撤出战斗。罗荣桓在后来总结经验教训时说:沙岭战斗,我们五个团又二个旅打敌人一个团,数量上虽然优于敌人,但参战部队有老部队,也有新部队,思想上、战术上的准备都不够,装备不行,指挥上也不统一,加上对敌我两方面缺乏正确估计,敌人已经站住了脚,筑起工事固守起来,我们的火力没有组织好。结果,我们伤亡很大,包括许多冻伤的,减员好几千人,也没有把敌人消灭。

  后来,罗荣桓多次用这两个战例来教育干部:一定要按条件办事,要承认敌强我弱这个事实;不能只有一手,还要有第二手第三手,打仗没有后手是不行的;要以老部队作骨干;要长期打算,重视部队的建设和整顿。

  -------增强团结,艰苦奋斗

  到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初为止,经过三个月的扩编,人民自治军已达二二。六万人。但是部队中存在着很多问题。新四军第三师黄克诚部、山东第一师梁兴初部、山东第七师杨国夫部,处在锦州前线,枪械、弹药、被服等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补充。后来进入东北的山东第二师和第三师的情况也是如此。东北冬季到来得早,天寒地冻,有的部队还没有发齐冬装。新区群众基础弱,群众对人民自治军不了解。黄克诚报告说,部队目前遇到“七无”,即无党、无群众(支持)、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医药、无鞋袜衣服,因而士气受到很大影响。在南满和北满的几个新发展的部队,虽然装备较好,但政治成分严重不纯,还没有建立起坚强的党的领导和活跃的政治工作,有些新部队在国民党特务分子的策动下,战局紧张时,竟叛逃为匪,或者投降敌人。总部机关刚组成不久,效率不高,通讯联系不畅,后勤工作更是头绪纷繁。因此发生了一些新老部队不团结的现象,妨碍着中共中央政策方针的贯彻和集中统一指挥。在部队思想方面,既有轻敌的急躁情绪,也有和平幻想,缺乏长期战争的精神准备。

  在战斗紧张、部队调动频繁的情况下,召开会议专门研讨部队思想情况及解决办法是不可能的。罗荣桓只有通过下达作战命令、个别交代、口头谈话或电报提示等方式,把有关政治工作的意见传达下去。

  当时,在东北,部队和干部来自各个方面各个地区,隶属关系不断变更,担负任务时有变化,驻区的自然条件、经济条件各有差别,特别是武器装备的补充和其他后勤供应一时还不可能做到公平合理,更带来一个如何加强统一领导,克服本位主义、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问题。对这些问题,罗荣桓十分关注,时时处处都注意抓维护和增强各部队之间、各地区干部之间,以及总部机关与各部队、各地区干部之间的团结问题。

  十二月二十二,彭真、罗荣桓专门致电各部队,要求各部队一定要加强团结,相互支持,并特别指出:先到东北的部队应照顾全局,竭力帮助后到的部队;主力部队应以最谦虚的态度去团结扶助新编成的部队。

  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罗荣桓和政治部主任陈正人主持下发出的《关于目前部队政治工作的指示》也指出:“老部队首先照顾帮助新部队,老干部首先照顾新干部,老战士首先照顾新战士,新老部队都要有首先照顾别人困难,帮助解决困难的精神。”“确实掌握正确的干部政策,调整各部分之间、新老之间、新来干部与本地干部之间的关系,贯彻团结的方针,以达顺利整编之目的。”

  对于增强团结,统一步调,罗荣桓不仅一般号召,而且首先要求山东来的部队做出榜样。

  总部在沈阳时,山东第一师副师长李梓斌来找罗荣桓。罗荣桓因肾病发烧,躺在床上听取了李梓斌的汇报。然后,针对李梓斌所谈老部队装备差,可有些新部队装备却比较好的问题,即指战员们反映的所谓“老兵老枪,新兵新枪”,谈了自己的意见:

  “你们是山东来的老部队,是主力,一定要做出好样子,发扬老传统,同兄弟部队搞好团结。现在已经成立了前方总指挥部,要听从前总指挥,主动搞好团结,内部团结搞好了,才能打胜仗。打好了仗,什么都有了。关于这个问题,我要给梁兴初同志和梁必业同志写封信。”

  说着,就撑起身子,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支红蓝铅笔写起来,李梓斌见他写字的手有些颤抖,忙说:

  “您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写了,我一定把您的指示传达给师长、政委就是了。”

  “不,一定要写几个字。”

  罗荣桓写了满满三大张纸,交给李梓斌,又问李还有什么困难没有。李说经费不足。罗荣桓沉吟了一会说:“我们虽然从山东带来一些金子,但那已经是整个东北部队的经费了,我是不能随便批的。你还是去找后勤部门吧。”

  话虽然这样说了,事后罗荣桓还是给有关部门打了电话,要他们酌情解决。后勤部了解情况后,拨给第一师当时还在流通的一万元伪满币。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东北解放军第一次死守城市作战,艰难创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