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刘裕先平刘毅再灭诸葛,陶渊明传

作者: 现代文学  发布:2019-11-05

                     1

图片 1

 公元411年(义熙七年)正月,刘裕回到建康。等到三月他接受了太尉、中书监之职,让刘穆之作太尉司马,实际负责处理朝廷里的大小事务。四月份卢循被剿灭,后将军、豫州刺史刘毅兼任江州都督,并派心腹将领赵恢戍守寻阳。谢灵运当时在刘毅军中任记室参军,也随赵恢来到寻阳。他一到寻阳就上庐山拜访了慧远法师。他是谢玄的孙子,王羲之的曾外孙,谢混的族侄。谢混当年是刘裕的红人,但因为刘裕出身寒素粗鄙无文,而刘毅附庸风雅会吟几句诗,再加上刘裕多年不在京城,而刘毅一直在朝中任职,他就慢慢跟刘毅好上了。等到刘毅和刘裕的矛盾日渐加深,他更靠到刘毅那边,成为刘毅的死党。谢灵运正是他推荐到刘毅军中任职的。

王镇恶与城中刘毅的士兵展开了激战,一面又进攻江陵的牙城,从中午直到傍晚,城内的守军终于败退溃散。王镇恶从牙城挖开一个洞,冲了进去,派人把皇帝的诏书和赦免的文件以及刘裕写给他的亲笔信交给刘毅,刘毅看也不看,全都烧掉了。

  谢灵运聪颖早慧,博览群书,精通玄理,对佛学也颇有钻研。他性格放诞,酷好山水,车骑鲜丽,衣服新异,年纪轻轻就承袭了康乐公的爵位,在谢家子弟中标格独具,出类拔萃。他才思敏捷文采斐然,诗文当时与琅琊临沂人颜延之齐名,并称“颜谢”,又被誉为“江左第一”。十五岁那年他就想去庐山拜慧远为师,被长辈阻拦才未去成,这次从军来到寻阳,怎肯放过见慧远的机会呢?慧远对这位崇信佛学的谢家才子,自然是盛情款待。两人终日恳谈,谢灵运真正见识到了慧远的博学与修养,对慧远更加推崇。

城内的人还不相信刘裕会亲自到来,可是军队中那些跟着刘毅从东部来的士兵,与朝廷来的士兵有一些是表亲的关系,他们一边交战一边对话,知道的确是刘裕亲自来了,无不失去斗志,人人震骇。

  说起来这两年庐山还真有些热闹。卢循打到寻阳的时候,亲自上庐山拜望慧远法师。有人劝慧远说,卢循是叛逆盗贼,如果和他来往,会引起朝廷的怀疑。慧远不为所动,款曲迎接,礼遇有加。后来刘裕来到寻阳,也派人上庐山赍书问候,奉送礼品,慧远也殷勤回书谢礼,送上亲自栽种的云雾茶。刘裕又听说慧远手下有一群跟随他学习佛法的高人隐士,就想弄一个出山装潢自己的门面,打听谁最有名,众人都说是刘遗民。刘裕就征召刘遗民为参军,刘遗民岂会动心?以年高体弱不堪任用婉言谢绝。等刘裕走后,谢灵运又来到庐山,大家都想见识一下这位“江左第一”的谢家大才子,白莲社又热闹了好多天。但这些热闹场面中一次也没有出现陶渊明的身影,他自从移居南村后,一次也没上过庐山。

到了夜晚,刘毅办公的府前卫兵全部逃散,并杀掉了刘毅手下的勇将赵蔡,刘毅身边的侍卫还是关紧东西大门顽强抵抗。王镇恶担心黑暗之中自己的士兵彼此误伤,于是又把部队带出围困牙城,并把南面打开一个出口。

  陶渊明听说刘裕征召刘遗民为参军,心里就打起了鼓,害怕刘裕又想起自己来,因为他现在已经与刘遗民周续之并称“寻阳三隐”了。所以他移居南村后闭门谢客,足不出村,送陶延寿回去时也叮嘱他千万不要在军营中提到自己,陶延寿离开寻阳时,他也没有去送别。好在刘裕倒也没派人来找他,大约因为他不信佛法吧,刘裕要的是崇信佛法能够跟慧远法师拉上关系的“活宝”,并不是单纯的隐士,看来这一次是陶渊明自作多情了。

刘毅害怕南面有埋伏的官兵,半夜的时候,率领三百个左右的侍卫,打开北门突围出去。毛脩之对谢纯说:“你只管跟我去。”谢纯不同意,被别人杀掉了。

  那一年八月又发生了让陶渊明痛心疾首的事,他的堂弟陶仲德暴病身亡。

出城后,刘毅的部众纷纷逃散,他只身投奔牛牧佛寺。当年,桓蔚失败的时候,曾跑到这里投奔牛牧寺的僧人昌,昌把桓蔚藏了起来,保护他,被刘毅杀死了。到这时,寺里的僧人拒绝了刘毅,说:“过去我们亡故的师傅昌收留桓蔚,被刘卫军所杀,本寺现在实在是不敢再容留他人了。”

                     2

刘毅哀叹说:“刑罚的弊害,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于是,他自己上吊而死。第二天,当地居民报告,王镇恶便将他的尸体拖到市集中,砍下脑袋,他的儿子、侄子等也都一起被杀,刘毅的哥哥刘模逃奔到襄阳,被雍州刺史鲁宗之斩杀,并把人头送到建康。

  听到噩耗陶渊明急忙赶到仲德家,只见陶仲德的未亡人茫然站在开始冷却的遗体旁边,呆若木鸡。怀中还抱着不满周岁的婴儿,孩子在哇哇啼哭,她似乎听不见,根本不去哄。(“呱呱遗稚,未能正言,哀哀嫠人,礼仪孔闲。”)陶仲德不满十岁的大儿子躲藏在母亲身后,拽着母亲的衣角,目光中充满恐惧,不敢去看父亲的遗容。

当初,刘毅的叔父刘镇之在京口闲居,不应朝廷的征召,常常对刘毅和刘藩两兄弟说:“凭你们的才能天赋,足可以实现自己的志向,干一番大事业,但是恐怕不会得势太长时间。我不想依靠你们谋求钱财和地位,更不愿和你们一起受到罪行的连累。”他每次看见刘毅、刘藩领着部下路过家门,总是出去责骂他们,刘毅对他既尊敬又害怕。等到刘毅死后,刘裕想征召他为散骑常侍,刘镇之仍然坚决推辞,不来上任。

  庭院中的树木蓊蓊郁郁一如既往,但夏蝉单调的鸣叫声,显得那么凄厉,屋子内外都空荡荡的。(“庭树如故,斋宇廓然。”)陶渊明走到弟妹身边,沉默了半晌,终于说出一句话:“你要节哀啊。”

刘裕攻克江陵后,诛杀了刘毅的亲信郗僧施,随后又逐步消灭了刘毅的残余势力,毛脩之虽然是刘毅的幕僚,却一直暗自与刘裕结交,所以刘裕特别宽宥了他。

  夏天天气热,遗体不能停放太久,陶渊明一家都过来帮着料理后事,在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将陶仲德的棺椁送进了南山下那片陶家墓地里。那天刚好下着霏霏细雨,道路泥泞,埋葬完毕后回来的路上,未亡人突然晕厥,婴儿在泥浆里滚了个来回,口鼻被烂泥堵住,差点憋死。翟夫人赶紧抱起来抠掉他嘴里的泥,孩子才“哇”的一声哭出来。而他的母亲一直等众人将她抬到陶渊明家中,才苏醒过来,扑到翟夫人身上,号啕大哭,母子俩此起彼伏一唱一和,哭得陶渊明心如刀绞。翟夫人安慰了好半天,未亡人才止住了哭声,等陶渊明和几个儿子把她送回家安顿好再返回自己家中,已经是黄昏时分。陶渊明累得头昏眼花心力交瘁,晚饭也没吃就睡下了。

豫州刺史诸葛长民骄横放纵、贪婪奢侈,他也常常担心太尉刘裕查处他。到了刘毅被杀,诸葛长民便对他所亲近的人说:“前年杀彭越,今年杀韩信,我的大祸就要来了!”

  半夜里他从梦中醒来,看着月光漂白四面空空的墙壁,不禁自言自语:“弟弟也走了?应该是我走呀,他怎么先走了?”

然后,他又私下去问留守的刘穆之说:“大家纷纷传言,都说太尉对我非常不满,这是什么原因?”

  这个堂弟小他三十岁,居然也走到了他的前面!母亲走了,妹妹走了,如今最亲的堂弟也走了,陶家的亲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孤单单地活着!

刘穆之安慰他说:“刘公逆流而上,远征刘毅,把老母和幼子全都交给您照顾,如果有一点点的不信任,哪里能这样呢!”诸葛长民的心里才稍稍安定一些。

  要说陶仲德的脾气禀性,跟陶渊明真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他自幼也是孝顺母亲(“孝发幼龄”),清心寡欲,从不计较世俗得失。(“心遗得失,情不依世。”)他爱好的也是经书典籍和琴棋书画,也喜欢结交澹泊名利的士人。(“乐胜朋高,好是文艺。”)但他跟陶渊明也有不同之处,他对自家田园没有太多的兴趣,而喜欢庐山里头淙淙的瀑布和苍莽的荒林,经常是白天到庐山去采药,晚上在家研习琴书。(“淙淙悬流,暧暧荒林,晨采上药,夕闲素琴。”)他也不崇信佛法,但对道家玄学却有些偏爱,一直在修炼闭谷功,也服用寒石散。(“绝尘委粒,考槃山阴。”)陶渊明怀疑他这次暴毙,可能跟服用丹药有关。毕竟才三十一岁呀,身体一直很好,没有体外的毒气侵害,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命丧黄泉呢?(“年甫过立,奄与世辞。”)

诸葛长民的弟弟,辅国大将军诸葛黎民劝说诸葛长民道:“刘毅的死,也就是诸葛氏的可怕下场,应该趁着刘裕还没有回来,抢先动手。”

  陶渊明回忆起了跟仲德堂弟交往的许多往事……

诸葛长民犹豫不决,没有行动,过后又叹息说:“贫贱的时候,常常想着富贵,富贵之后又一定会有危险。现在想要回去当一个丹徒的老百姓,也是不能够了。”

                      3

诸葛长民心神不宁,又给刘敬宣写信道:“刘毅狠毒暴戾,专横任性,他是自己找的灭亡,现在,有叛乱之心的人已经要被剿灭,天下就要太平,如果有富贵的话,希望我们能一同享受。”

  父亲是亲兄弟,母亲又是亲姊妹,陶渊明同陶仲德之间的亲密关系,也就可想而知。陶仲德父亲去世的时候,陶渊明刚过四十,已经有了四个孩子,母亲又年老多病,全家七口人就靠三十亩薄田和陶渊明在庠序里领的一点薪水糊口,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但陶渊明一家还是尽全力帮助仲德家的孤儿寡母度过难关,时时周济他们的生活。到了冬天自己的孩子还没有棉衣穿,孟老夫人却为仲德先做一件棉衣;夏天自己家也是箪食瓢饮勉强糊口,但还是经常把仲德母子接到家里来一起吃饭。陶渊明对这个弟弟非常友爱关心,两家人建立了极为深厚的血肉亲情。(“惟我与尔,匪但亲友,父则同父,母则从母。相及龆龀,并罹偏咎。斯情实深,斯爱实厚!念彼昔日,同房之欢,冬无缊褐,夏渴瓢箪,相将以道,相开以颜。岂不多乏,忽忘饥寒。”)

刘敬宣回信说:“下官从义熙初年(公元405年)以来,当过三个州的刺史,七个郡的太守,常常害怕福分就要过去,灾祸就要降临在头上,因此只想回避太大的好处,宁可选择吃亏受损。您所说的富贵的意思,我实在不敢承当。”随后又把信送给刘裕,刘裕欣慰地说:“刘敬宣没有辜负我。”心中坚定了要诛杀诸葛长民的决心。

  等仲德长大成人后,他们以道义互相勉励,彼此都为对方排解生活上的困难和忧愁。陶渊明到桓玄和刘裕军中任职的时候,将家人托付给陶仲德。陶仲德一直照顾他的母亲和妻儿,真像他的亲兄弟一般。那几年陶渊明屡次辞去官职回到家乡,陶仲德都能理解他的心情,赞同他坚守的节操,支持他作出的抉择,从来不管世俗的议论。(“余尝学仕,缠绵人事,流浪无成,惧负素志。敛策归来,尔和我意,常愿携手,置彼众议。”)等到陶渊明辞去彭泽县令下决心终身归隐,陶仲德到村口迎接他归来,给予了他精神上的巨大支持和生活上的无私帮助。特别是几年前的那场火灾,如果没有仲德堂弟雪中送炭,真不知道一家人会成什么样子……

刘穆之担心诸葛长民制造叛乱,屏退别人问何承天说:“刘公这次能不能成功?”

  这几年每到秋高气爽的时节,收割完田地里的庄稼,陶渊明就跟陶仲德各乘一艘小船,在江中并排划行。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江面上灯火闪烁,两艘小船就停靠在江边,两个人举杯同饮,共度良宵。静静的月亮高悬在澄明的天宇中,轻柔的江风送来阵阵清凉。两个人把酒问天,谈到宇宙永恒,人生短暂,由衷地发出感叹……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这位堂弟走得这么急这么快(“每忆有秋,我将其刈,与汝偕行,舫舟同济。三宿水滨,乐饮川界。静月澄高,温风始逝。抚杯而言,物久人脆。奈何吾弟,先我离世!”)……

何承天说:“荆州不怕不马上被平定,不过有另外一个值得忧虑的事情。刘公过去在左里大胜之后回到石头,非常轻松,但这次回来,却应该加倍谨慎。”

  陶渊明拨亮油灯,在书案上铺开草纸,拈毫磨墨,写下了《祭从弟敬远》这篇祭文。

刘穆之叹道:“如果不是你,我听不到这样的忠告!”

                      4

刘裕此时正在江陵,王诞知道诸葛长民有作乱的打算,于是向刘裕表示,愿意先行回去,刘裕说:“诸葛长民好像非常担心,你怎么敢轻易地就走?”

  公元412年(义熙八年)四月,荆州刺史刘道规身染重病,请求回建康治疗养病,朝廷同意了。刘裕觉得刘毅久住京城,拉拢朝臣,扩充实力,对自己不利,就在刘道规解职后,上表调任刘毅为荆州刺史,并都督荆、宁、秦、雍四州诸军事。刘毅担任了这个极为重要的方镇大臣,还要求监督交、广二州,刘裕同意了。他又提出调自己的好友郗僧施为南蛮校尉,刘裕也同意了。他见到郗僧施后说:“我得到你就像刘备得到了诸葛亮。”这话传了出去,听到的人都觉得刘毅实在太狂妄。他带着豫州、江州的文武吏属和士兵一万多人到了江陵,将荆州各郡县的官吏都换上自己的亲信,有意要霸占长江上游。如果他就此罢手,也许能多活几年,但他贪得无厌得寸进尺,再上表说自己病重,要求派他的堂弟、兖州刺史刘藩,来帮助他治理荆州,这等于是要将刘家掌握的兵力全都集结在荆州,等于是要求朝廷承认荆州是他的家天下。

王诞说:“诸葛长民知道我一向承蒙您的垂爱照顾,我现在轻装简从,单身而回,他就一定会觉得没有危险,这些也可以稍稍安定一下他的心意。”

  刘裕假惺惺地答允调动刘藩,当刘藩从广陵到达京师准备去江陵赴任的时候,突然诏书下达,谴责刘毅、刘藩兄弟和谢混相互勾结,图谋不轨,当即逮捕刘藩和谢混,一起赐死。第二天,朝廷任命司马休之为荆州刺史,刘裕亲率大军讨伐刘毅,先锋是参军王镇恶和龙骧将军蒯恩。刘裕封锁了刘藩谢混被杀及大军出征的消息,并沿路放出谣言,说王镇恶和蒯恩率领的队伍是刘藩的前锋部队,正在往荆州开拔。

刘裕感叹他的忠心,笑着说:“你的勇气,超过孟贲、夏育(古代二位著名的勇士)了。”于是就让他回去了。

  二十多天后,王镇恶和蒯恩到达豫章口,没有人发现其中有诈,他们登陆后直奔江陵,沿途有人查问也回答是刘藩到了。直走到江陵城下,刘毅的将士们才发现其中有诈,城门虽然关上了,但来不及上锁。王镇恶手下的官军攀登上城墙,打开城门,其他将士随即冲入城内,与刘毅的亲兵交战。当时刘毅身边的一千多将士,大多是京口一带的人,和王镇恶的先锋队伍的士兵非亲即故,很快就溃散了。

刘裕从江陵东下,下令班师返回建康,因为和军用物资一同回去,于是拖慢了进度,到了预定的日期仍未回去。诸葛长民与公卿们每天都到新亭去等候,每每错过日期。

  刘毅好不容易逃出江陵城,走到城北二十多里的牛牧寺,想进去投宿,庙里的和尚死活不接纳。原来八年前桓玄的叔父桓蔚败退到这里,曾在牛牧寺躲藏了八天,后来逃奔到后秦。当时刘毅在荆州主事,得知此事后就处死了寺内的住持,并通令所有庙宇和民户不得擅自收留逃亡者,如有违反与逃犯同罪。没想到作法自毙,今天终于得到了报应。刘毅羞愧难当,默默地走到庙边的树林里,上吊而死。刘敬宣当年对他的预言,得到了应验。

刘裕随后乘坐小船迅速前进,暗中回到了东府。三月初一的凌晨,诸葛长民才得到消息,大吃一惊,急忙前往东府晋见。

                      5

刘裕命令武士丁旿埋伏在帐幔中,然后迎接诸葛长民入内,二人见面后,谈笑风生,诸葛长民非常高兴,却不料丁旿从帐幔后跳出来,在座位上勒死了他。

  刘敬宣这时已任冀州刺史,一天突然接到豫州刺史诸葛长民的一封信,信上有这样的话:“扫除异端,世道方平。富贵之事,你我同享。”话虽然隐晦,却可以看出诸葛长民对刘裕镇压刘毅是不满的,企图拉拢刘敬宣图谋不轨。刘敬宣吓了一跳,将他的信秘密派人送给了刘裕。刘裕看了信后感慨地说:“我知道阿寿(刘敬宣字万寿)是不会辜负我的!”

刘裕命令用车子把他的尸体拉到廷尉去判罪,又派人去抓他的大弟弟诸葛黎民,诸葛黎民一向骁勇,还是在格斗中被杀,他的小弟弟诸葛幼民、堂弟诸葛秀之逃到深山,被人告发抓回斩杀,诸葛氏至此被诛灭。

  诸葛长民当时坐镇姑孰,离建康近在咫尺,而刘裕尚在江陵。他决定先稳住诸葛长民,以防他狗急跳墙,占领建康,掳掠刘裕在建康的家属为人质。刘裕派心腹王诞单身独返建康,造成仍然对诸葛长民很信任的假象,果然把诸葛长民迷惑住了。过了两三个月,刘裕的辎重络绎不绝地从江陵运回,但就是不见他的人影。直到413年(义熙九年)二月底,刘裕乘坐快艇悄悄进了石头城,回到家中。

  诸葛长民听说刘裕已经回来,就在次日赶到他家中去问候。刘裕单独接见,促膝谈心,显得亲密无间。正当诸葛长民说得眉飞色舞的时候,突然从帘幔后面跳出一个力大无穷的壮士,一手反扭他的双臂,一手紧扼他的咽喉,将他摁倒在地,一阵猛拳活活打死……

  刘毅死后,继任荆州刺史的司马休之治理江汉一带,才一年多就很有威望。但他的儿子司马文思生性粗暴不守法纪,竟将一名无辜的属吏活活捶死。刘裕派人将司马文思押解到江陵,意思是请司马休之大义灭亲。司马休之舍不得宝贝儿子,知道留下儿子的小命就要跟刘裕结怨,便偷偷联络坐镇襄阳的雍州刺史鲁宗之,准备发兵征讨刘裕。刘裕先下手为强,在415年(义熙十一年)捕杀了司马休之在京城的亲属,亲率大军西征镇压司马休之。

  鲁宗之让儿子鲁轨带领四万人马,守卫长江两边陡峭的江岸。刘裕的女婿徐逵之作为先锋,与鲁轨在破冢交战,竟然被鲁轨杀死。刘裕得知女儿成了寡妇,悲愤难平,要亲自披带盔甲登岸强攻,被主簿谢晦死死抱住。刘裕将剑锋抵着谢晦的喉头喝道:“我要斩你!”谢晦高喊:“天下可以没有我谢晦,但不可无公。”刘裕闻听此言才怒气渐消,没有亲自冲锋。后来建武将军胡藩沿着陡峭的山崖攀上江岸,经过一场恶战,终于击垮岸上守军,占领了滩头阵地。刘裕的后续部队陆续登岸,鲁轨难以抵敌,江陵城才被刘裕拿下。

  司马休之和鲁宗之逃到襄阳,留守襄阳的鲁宗之的参军李应之,看到鲁宗之大势已去,紧闭城门不肯接纳他们,这几个人只好逃奔后秦。

  正当刘裕忙着大开杀戒剪除异己的时候,慧远法师在庐山建立了佛影台。

                       6

  慧远法师听西来的僧人说,西方天竺有佛影,是佛从前变化成毒龙时留下的,在北天竺月氏国那竭呵城南部,古代仙人的石洞中。从庐山到那里,直线距离也有一万五千八百五十里。慧远只要听到别人说起这个,就百感交集,总想亲自去瞻仰瞻仰。但想到此去路途遥远战火弥漫,又想到庐山上的众多佛家子弟善男信女实在是离不开自己,只好作罢。这一天从西域来了个道士,说他亲眼看到过佛影,向慧远法师讲述了佛影的状貌。他说佛影就像一条巨龙,若有若无,若虚若实,光芒四射,笼烟罩雾……直说得慧远心旌摇摇,决定在背山临水的一处胜境盖起一座龛室,请高明的画工按照道士的描述画出佛影,供佛教信徒们瞻仰朝拜,这就是“佛影台”。

  公元412年(义熙八年)五月,佛影台竣工。远远望去,形似苍龙的佛影仿佛是天空中堆积的乌云,又如同大地上升腾的烟雾。每到日出日落时分,佛影与朝霓晚霞交相辉映,若隐若显,如梦如幻。凡是看到的僧徒学士都赞叹不已,纷纷烧香焚纸,顶礼膜拜,佛影台很快成为庐山的一处佛教胜地。

  第二年九月,慧远法师写了《万佛影铭并序》,同时请谢灵运也写了一篇《佛影铭》(此时谢灵运已经从刘毅幕府转投到刘裕幕府,任太尉参军),并将这两篇铭文都刻在了山石上,流芳百世。白莲社的一百多位名士,纷纷前来朝拜礼赞,唱和题咏,佛影台每天都热闹非凡。刘遗民又想起陶渊明,捎信给张野庞遵羊松龄等人,叫他们一定要把陶渊明拉来。陶渊明不好推辞,但想起上次去的时候喝不上酒,一天下来憋得够呛,就让人带话给刘遗民,如果慧远法师允许他带酒去,他就去,不让带他就不去了。刘遗民跟慧远一说,慧远含笑默许了。

                     7

  慧远法师博学多识,不是光讲佛经,有时侯也讲讲《周易》、《老庄》、《毛诗》这些儒道经典,每次都能让众多名士们听得大眼瞪小眼。但这一次是在佛影台聚会,慧远法师肯定又要讲解他的佛经了。陶渊明对佛经没兴趣,但白莲社里的众多名士多半是他的故友新知,能和他们聚会在一起谈笑一番,也是人生一大快事。这又是个秋天,他的腿脚走平路都蹒蹒跚跚,更不要说上庐山了,只好坐在篮舆里让双胞胎儿子和两个门生抬着他去。

  那一天慧远法师倒没有讲经,而是专门阐发了自己的一个佛学观点——“形尽神不灭”。不知不觉过去了几年,慧远法师已经是八十高龄,但他讲经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洪亮,条理依然是那么清晰,引经据典依然是天花乱坠,环环相扣层层相因,有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他的目光每每落到陶渊明脸上,总要停留片刻,然后端起杯子来抿一口茶。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刘裕先平刘毅再灭诸葛,陶渊明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