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我在咸阳读大学的那几年

作者: 文学书评  发布:2019-12-01

摘要: 那时候,在一月二十几号的时候,妈妈所工作在的天利成模板厂才将前一个月的一千五百原工资发下来,那一年显然经济上捉襟见肘,显得困难重重。记得前一年的时候,以至于前两年,父亲的工资都能在一年到底的时候有一万 ...

那时候,在一月二十几号的时候,妈妈所工作在的天利成模板厂才将前一个月的一千五百原工资发下来,那一年显然经济上捉襟见肘,显得困难重重。记得前一年的时候,以至于前两年,父亲的工资都能在一年到底的时候有一万几千块钱的余留,而到了这一年,过年的时候所余留的,就只有几千块了,而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我和妈妈把它归因在于如下:

即,2014年放春节假前我们没有直接去父亲所工作的苏州吴江那边的防火板厂里,假使2014年春节放假前夕我们能去苏州的话,家里那一年的经济情况也就不会像之后那样,惨不忍睹。

春节未始,父亲就已在一月十六号的时候回到八滩的老家了,当时妈妈想不回去的,她就想,只要让父亲打三千块钱到银行卡里就行,但我却坚持不同意,坚持的要回去,坚持的相信,父亲这年还会有一万多的工资结余的。我和妈妈因此在一月二十几号的时候,乘火车从西安返回到家乡了。

到了家乡以后,我理解,原来自己一直坚信的判断,是错的,父亲的确还剩下不到多少钱了,期间有一大部分,或许是用在了哥哥的家了,但我以为,是父亲所在的那个厂,效益低,造成了父亲工资情况的糟糕。其次第二重要的,是妈妈没有掌控好父亲的工资使父亲的工资流向不明。

在我和妈妈回到家里的第二天,父亲一直窝在他弟弟的家里,不敢露面,后来在春节前两天他才来一趟家里,因为只带了一千块钱给妈妈,被妈妈给骂跑了。后来过年了,父亲也没有回来过年,依旧待在他弟弟的家里和他弟弟的一家过年,以及他的母亲。

过完年后的第二天,妈妈催促我向父亲催钱,说实话,我根本不想去找父亲催钱,因为这根本不是一种催促的事情,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责任感。是根本不必要催促一言的。

在我找到父亲的时候爹迪把放在口袋里的两千元拿给了我,并说了一些无可奈何的话,当我看到父亲如此,心软的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当我把拿到手的两千块钱给妈妈的时候,妈妈显得十分气愤,她在我面前严厉的斥责父亲其它的钱用到了什么地方,但显然,这已无从考证,一切,只源于,当时没有直接从西安去往父亲在吴江上班的那个厂里。所有的事情除非在源头控制,否则,等牛过河了再想拉着它的尾巴让它回头,就显得无济于事了。

在家里度过了郁闷的数十天以后,我和妈妈就无语的返回西安了,到达西安的那天是农历的正月二十,按理说,正月初八就应该到厂里,但我们在家里认为晚两天过去也没事,于是就没有在初八那天准时到达西安的厂里了。

记得那天乘的返回西安的火车上面,有一对盐城建湖的夫妻,出发去往宁夏打工的,那个女生脾气暴躁,在与她的老公一路闹着矛盾,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苦语,关于她的老公,以及她的家里不如意情况,后来两人吵了起来,又打了起来,其中那女生把脖子上的项链都扯下来丢到别的乘客身上了。后来又后悔的找个回来。中途在火车开到开封站的时候,那女生嚷嚷着要下车,后来因为看到天色夜黑,所以就没有真的下火车去。她好像还把两人的火车票给撕了,似乎那是在西安转到宁夏的火车票。她把两张车票给撕了。关于那段小插曲,我还能记得一点具体情况。现在,我就试着把它具体一点写出来。

关于小夫妻上火车的时候,大概,是在盐城的下一站建湖站,那夫妻俩上车来的,当时,我坐在车厢的后面,那车厢的后面非常拥挤,这两人就拿着那么多包塞到我坐的旁边。其中那个女生稍胖,不过略有几分姿色,带个帽子,当两人坐下以后她还主动跟我说话,称我为帅哥。后来,不知因为何故,女生开始絮絮叨叨。开始诉说着她看似无语的遭遇。我耳闻到,说她的老公家之前向她借了几万块钱建楼房,说如果不是为了要这几万块钱才不会嫁给她,然后又骂她老公的妈妈也就是她的婆婆为老裱子。其后又提到说她的老公有一次在KTV里和别的女的一起唱歌,结果被她发现后她直接把什么给摔了然后就走了。还有一个小插曲是这样的,女生的老公要带来的吃那种泡椒凤爪,结果女生不准她老公吃,说叫她吃她妈给她准备的那些吃的,说那泡椒凤爪是她买的,结果她老公执意把凤爪拿过去吃了。

其后又是一阵絮絮叨叨,她老公倒是一言不发。后来她老公似乎听不下去了于是就走到前面的车厢坐下了。到了查票的时候,那女生过去拿身份证,后来两人就打起来了,前面说的那女的把项链给拽了摔到别的乘客的身上。然后似乎她老公扇了她一巴掌,她抓了她老公的脖子把她老公脖子抓破了。这是在她回过来她放行李的旁边听她对她的一个亲戚说的,与两人一起乘火车的还有两人的一个亲戚,是个比两人大七八岁的女人。

之后就是一直吵吵闹闹,深夜了都吵的一火车的人睡不着了,不过大家谁都没有怨言,就静静的听她吵吵。其后,在开封站,女生赌气要下车,似乎她亲戚制止不住了。后来她又不想下去了,以为,下去之后黑灯瞎火的,第二天还要打票回去,不划算。

之后火车到达郑州站停靠,在郑州站上来的乘客非常多,她的行李中有一个掉到了过道里没来得及拿回来,结果被一个上车的乘客一脚踩上,只听得咔嗤一声,那包里似有玻璃制品的东西碎了。结果后来查看的时候就听得那女生对着车厢骂道说,麻痹的,谁没长眼睛,把她的结婚照踩坏了之类的话。当时我挺感慨的,因为那包是我没来得及拿回来。要是我及时拿回来那包,那女的包里的结婚照也就就不会被乘客踩碎了,不过,这难道是天意使然?踩碎结婚照,真的是很有寓意。对比那两人的关系情况,真的是仿佛破碎啊。不过,对于那女生的过激行为反应,我猜想应该属于旅途综合症的一种表现,是一种神经过度反应的显现。我有时也会在坐车的过程中有对妈妈吼的情况发生。对此,我以为,应在乘车前的那段时间尽量保持心情愉悦。多听听音乐。缓解缓解不愉悦心情。旅途综合症比较明显一点的就是,话多。除此之外,发脾气。要尽量避免,实在避免不了的,尽量克制克制,能克制多少程度就克制到多少程度!

那天是正月十二,经过一夜的旅途,于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到十点的样子,西安火车站,就到了。那天西安的天空下着雪,气温非常低。我还依稀的记得我和妈妈走在西安火车站广场外的情景。街道上路面潮湿,那雪花稀稀落落的从天上飘下来。我和妈妈走到五路口那里的地铁站台,然后乘着地铁返回到后围寨。

到达后围寨,我们没有出到地铁口的楼梯外面,而是在楼梯出口那边等。妈妈是去给我充了手机话费,又买了几个菜夹馍,记得我就站在后围寨地铁口出票的外面等了好久。乘了一夜火车,又没有座位,当时站着真的很累。当后来妈妈把手机话费充完过来以后,我们就一起把行李拿出后围寨地铁口。等到出后围寨地铁口的时候,才感觉,温度更加的低了。

天空阴阴沉沉,不时的飘过阵阵雪花,真是跟我的心情一样,低到极点。记得在我踏出后围寨地铁口以后,我竟一时分不清东与西的方向了,我竟将通往咸阳方向的方向看成东面,将去往西安方向的方向看成西面。直到走了八九分钟我的方向感才恢复过来。

当走到后围寨立交桥往南的时候,我发觉我的手指冻的不可屈伸,我不住的埋怨,不住的埋怨,这天气。

后来,我和妈妈来到西部车城的公交站台,我们于是就在这里乘公交车去往王寺十字了。当时行李特别多,有一个美女在站台边等车,我感到很尴尬。确实是这样,每次只要一和妈妈拿那么多行李乘车,我就感到很尴尬。很自卑。

之后公交车来了,我和妈妈就拿着行李上公交车了,在到达王寺十字公交车站点时,我们下来。随后我们乘上一辆电动三轮车,之后该车将我们一路载去大苏村的天利成模板厂。

在到达天利成模板厂下来以后,我们毫无心理准备的进去厂门里,才恼火的发现,宿舍里的东西不见了,代替的是另外的景象。也就是说,厂里又收了另外的人了。后来妈妈找厂里负责招聘的人,那个叫刘健的找说法,才晓得是辞退妈妈了,理由就是,因为迟到了两天且没有提前打电话告知具体迟到原因。

我记得那时我气急败坏了,把宿舍里是妈妈以前买准备卖小吃的那张桌子给掀了,

放在宿舍里的物品提前一天被拿到了二楼的一间宿舍里,之后我和妈妈在这里又待了一个星期,才完全的从厂里离开去。厂里一开始就让妈妈出去找房子,只是那几天持续下雪,因此这件事就一直拖一个星期才办完。

(记得这一个星期,是我感到人生非常无语的一个星期,我仿佛寄人篱下,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直接穿着白天的衣服,鞋子也不脱就睡。天气很冷,我很无奈。白天醒来的时候,妈妈就出去买菜,我就在房间里踱步徘徊。我感到压力非常大,害怕厂里的管理人员过来催走。在踱步的这几天,我写了几篇文章,发到了我经常上的那个文学网站。我就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排解郁闷的心情。

在我们过来的第二天,负责招聘的刘健打电话把我叫下来,于是我就下去跟刘健谈话,刘健问我们是要闹事还是要挣钱,我说也不是要闹事,就是说说排解排解愤怒的心情而已。然后刘健打算安排一个抬板子的活给我干,妈妈意思是我能做些处理模板用的边角料铁的事情,因为那比较轻松,可惜刘健没同意,说那活不适合我这大学生干。后来,我就什么活都没干,待在楼上那个宿舍里一个星期。直到之前妈妈年前没发的一月份的工资发下来为止。

当时那一个星期,天空在下雪不停,从我在的宿舍的门外看去,天空一片灰沉沉,厂里又有积雪,那路面混合着泥土与积雪的掺杂,晴空不见光景。

在那一个星期,即使内心很苦闷,我也没有忘记用微信添加附近美女,有一个二十四岁少妇,渭南人,家住后围寨,被我给加上了,然后我跟她就在微信里聊着各种下流的话挑逗她,我跟她约定见面,她老公出去打工去了,剩她一人在她家里带个一岁多点的小孩。后来因为情况的不允许,因为那段时间我一时找不到出去的机会。在以后补充的那一章节关于约见这个少妇的事情会有具体提及。

使我内心苦闷的一个星期终究在我的等待中过去,离开天利成的那天,妈妈去原来买三轮车的废品收购站买了一辆旧的大三轮车,之后就用这辆三轮车把全部行李载上。在装行李的过程中,有一个厂里负责的人在那边和洗工作服的人说话,其实是在看着我们防止我们搬了厂里的东西。

其后,在一切都收拾好以后,我们就出发离开天利成了,在三轮车拖到厂门外的那时候,厂里负责看厂房的老头过来询问妈妈为什么把厂里的床板也放在三轮车上拖走,妈妈对看门的老头说还会还过来的,然后又跑去跟刘健说东西还没搬完还会再过来的,其实只有几个装煤的那种框子。我们于是就像摩西当年领着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一样,出离了天利成。在厂门外等的过程中,我看到天利成厂门口贴着几张招聘通知,有几个看似刚毕业的女生再那里看,以及询问厂里。那时,我就感到很尴尬,一三轮车的东西,好像捡垃圾的一样,面对着前面不远处的几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生,我真的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哪里有地缝可钻,我还是不得不去面对这样尴尬的场面。如今,这一系列尴尬、郁闷、苦恼、难过的场面,还有吗?如此我就想到了李白的那首《行路难》了,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是的,那么多的艰难困苦,挫折忍辱,全都被我熬过来了,如今那些个难熬的时间,从此都不会在我的生命中再有了。)

(天利成,就这样,一切的回忆,就好像浮影一样,归于过去,生命中再也没有了天利成的境遇,仿佛一切,从没有发生。)二月十九号,我和妈妈从厂里出发,妈妈把行李装在三轮车上,待一切置办好以后,我们就沿着厂门口那里向西走去了。关于天利成的记事,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算是完整的终结了。接下来的经历,就是又一番的景象了。

走在被我走过多少次,那条,厂门前向西的水泥小路,当我再一次的走上这条水泥小路,我便残忍的发觉,这是我在大学时代最后一次走在其间。代表了我一段时光的消逝,且是永远的消逝。

我们走在我最后走的那条水泥小路上,直向西走。一路上路面有几分泥泞。路上的积雪时常的有,与泥土一同混为灰色。天气显而易见是冷的,两边的柳树都枯的仿佛是死掉了一般。然而走在这里我的心情是放松的,犹如在长时间的压抑之下得到释放。最后在北陶村路口向北方向没多远,我们就停止继续向前行走的步伐了。在我们眼前的,是租住的房子,如同门面房一般,租房的左边是一户修电动车的招牌,而租房的路的东面则是一段白色围墙。屋前的路面泥泞不堪,是积雪消散未尽的堆积,以及潮湿不走的积水。

住到这里以后,在夜里总能听到路面上呼啸而过的渣土车的声音,那段时间听到这种声音着实的是苦不堪言,直到以后慢慢熟悉了,便不以为意了。

隔壁的这家电动车修理铺每天早上八九点开门营业,他是一个年近三十的咸阳本地人,他每天早上总把那几首音乐反复重复。那几首音乐是DJ,有一首是《这片海》的DJ,还有一首《快乐阿拉蕾》。

当住到北陶村之后没几天,妈妈就到咸阳玉泉路那里租了一个小型的液化气罐,液化气是准备用来做小吃生意用的,后来因为资金不足,生意就没做得成。与此同时,妈妈总是拖着三轮车和我一起出去,我们虽然那时没做成小吃生意,但做小吃生意的心却始终是不死的,我们后来在一个星期五的集市上摆了一次摊,不过卖的东西可就逊色了,是烤的饼,烤的真叫个,难看。卖了两个。那天又下着雨,我还坚持不收摊,想想真是被梦冲昏了头脑。当然,这已是三月三十号以后的事了。

在二月底到三月初没开始的时候,妈妈和我毫无目的的拖着三轮车在街上寻找商机,这是一种极其自夸的说法,不过,却独属于这段时间。资金的斥字幕,条件的不具备,再加上妈妈的防备心甚,我们就只有每天把行李装在三轮车上来回拖着了。

三月初的时候,妈妈在金家村的一个酒瓶回收点找到了一个刷酒瓶的活,于是我也跟着在第二天一起过去。结果一天刷下来,我跟妈妈两个人加起来才仅挣四十块钱还差点,把我给郁闷的。后来又干了两天,平均每天挣四十块钱。后来就不干了,是我不想干了。那刷酒瓶的活累不说,一天到晚下来才只有这点钱,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干下去了。在这期间的三天里,我有一天是在午饭过后心情不好去了沣河边上游玩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如意,好在还有那一次的沣河边上赏景,是令我非常开心的。

接下来的几天又是无所事事,直到三月十几号那天,去市里买煤。买煤的经历是这样的。

在那之前几天,我在网上查询咸阳市里煤炭的供应点,查询到一家是在渭阳路上。于是我就骑着自行车出发去往市里寻找手机里所说的那个地点。我来到陈阳寨的时候我就在那里到处询问扫地的清洁工,询问他们附近哪有煤炭供应的地点。结果大多说不清楚,要么就是说这里没有。

后来我漫无目的的从咸阳钟楼那里往东骑到一条老街里,我于是于是又在这条路上打听,扫地的清洁工告诉了我蜂窝煤供应点所在。就在我所在的这条路的这个路口北走。

之后我便进去了这个巷子,果真在没多远处看到有一家卖煤的店。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以后,我们几天后的十号,把三轮车拖着而到那里买煤了。在去买煤的那天,我们没有沣河大桥走统一西路,而是在桥东的一个路口向北转,这条北转的路在那以前我走过两回,一回是在之前一年的十一月份,还有一回大概是这年的一二月份。

在去年的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我骑着自行车从天利成厂里去往咸阳时候路过这里,那时在通往世纪大道的那截柏油马路还没有修好,路面坑坑洼洼的。对于该路段来说是才刚开始在施工,而路的东面则是一片新砌好的安居工程小区。在是年一二月份我再次骑车经过这里的时候,发现路已经修好了。是一截崭新的柏油马路。

我们于是就在这里走着,当走到快到世纪大道的时候,路西边的一个关锁着蓝色卷闸门的门面房的墙上写有的有房出租的字样吸引了妈妈的注意。她停下三轮车就过往那边询问了,我则远远的坐在自行车上而表现的漫不经心。就在此时,有一个购物归来并穿着黑色毛衣的三十六七岁样子的女子经过我的身边,我正返回观看便见她径直走向门面房那里,原来这个女子就是该间房子的屋主。

确切的说,是该间房子屋主的儿媳妇,而屋主为她的婆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

经过一番谈话,妈妈就把这间要出租的门面房租了下来,租金是一百块钱每个月,妈妈付了一百块钱,这门面房就算是租下来了。日期就以该年该月的十号为起始点。这件事定好我们就又往咸阳市里走了。

沿着这条路继续向北走去一百五十米左右的样子,就是世纪大道。我们过到世纪大道,又沿着世纪大道向东走一点。

随后就是过马路而到达北面的扶苏路,在往北去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区,小区名为,艺龙金河湾。再往北,就是沣河桥了。这座沣河桥没有那么的大,并且看起来非常老旧。

过了该沣河桥,便看到左前方矗立着一个酒店,酒店名称为,沣河湾假日酒店。而在酒店的另一处则是一个婚纱影楼,整座建筑的格局都呈现出欧式风情。令人过此顿觉耳目一新。

再往北走,就是渭河一号大桥了,渭河一号大桥宏大,但就渭河三号大桥而言,则显得长度有点不足了。在我的印象里,渭河三号大桥最长,人走在上面最胆颤。

渭河一号大桥中间竖立着一个如同钳子的建筑,远远的在南边人就可以看到。

在这个钳子般的建筑上延伸出许许多多钢绳,固定在桥身上使桥更加结实。

大桥的下面是渭河,之后是咸阳湖东段。

在我们下到桥的北端以后,我们就到达人民路上了。确切一点的说,是人民东路。我们随后沿着人民东路向西,进入北平街以南,北平街以南的街道是小吃街,许多卖小吃的都集中在这里。我们沿此向南,后又望西,之后就到达卖煤的路口。

记得在卖煤路口那时,妈妈拖着三轮车的时候车轱辘把一个站在那里的女生的脚背给轧了,女生的脚背被轧的时候显得很不耐烦,妈妈听到以后赶忙赔礼道歉,女生也就没再不依不饶了。

在卖煤的对面,有一个卖蔬菜的店,妈妈去店里买一些蔬菜,当买到多少钱的时候妈妈想把零头两角钱还价还掉,结果卖菜的店主不还,于是妈妈就只好原价买来了,我们后来还讨论,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前面所说的在星期五集市那里摆摊卖烤饼,就是在那次煤买回来没几天发生的情景。

之前有讲到,十号我们将水井路那边的门面房租了下来,待真正搬过去的时候是十五号,或者十六号。在这一个星期不到的时候我们是继续住在北陶村那边的门面房里的。

搬到水井路后的第二天,论文开题答辩便开始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都是忙着这件事。之后在开题答辩完以后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指导老师总是叫我把打印过的东西再改。

三月二十号的样子,资金告急了,我和妈妈就回了一趟家乡,她跟我十天后再回西安,结果一回家乡就待了四十天,并且在四十天之后返回咸阳时,也还一样没有筹到钱。

回去家里的任务除了筹备资金还有一件事是砍麦。家里的田未经由妈妈的允许就被外婆私自种下了小麦了,这对我是莫大的激怒,我抱着一颗麦子不准留全部砍光的决心,和妈妈一起回来,由我把麦子全部砍光。

在这四十多天里,我写了一些词,抒发出对咸阳的思念,这些词,都在我的空间里放着了,我不以为它们会待在那里默不作声,它们已在我的回味之下被读过千百回。

返回咸阳的时候,妈妈带上之前打好的芦苇叶,我们在那一次回咸阳后决定包粽子卖。

到达咸阳以后,已是五月三号,粽子叶当天打开的时候,已经发黄、变霉。而不能再使用。一张一张的叶子都卷了起来,因为之前妈妈没有把一张张芦苇叶子挨个叠着卷起来。妈妈对此感到很失望。这就好像,从来一个好端端的计划,它说不行就不行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在为渭河边游玩,默然发现那里的芦苇丛非常多,我就打了一些叶子回去让妈妈看,妈妈看了以后认为这些叶子可以。

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

我在咸阳读大学的那几年,下集更精彩。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咸阳读大学的那几年

关键词:

上一篇:读苦难辉煌有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