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2017威尼斯登陆网站

【威尼斯官方网站】跟曲添竹一同留宿,好书推

作者: 文学书评  发布:2019-11-10

摘要: 恐怖小说摘要:对于恐怖小说迷们来说,恐怖小说就是他们的最爱。丝丝入扣、层层揭谜、惊险刺激的离奇故事让人心跳加速、欲罢不能,尤其是在深夜读书,当周围一切寂静,寂静到连“砰、砰、砰”的心跳声都能听的一清二 ...恐怖小说摘要:对于恐怖小说迷们来说,恐怖小说就是他们的最爱。丝丝入扣、层层揭谜、惊险刺激的离奇故事让人心跳加速、欲罢不能,尤其是在深夜读书,当周围一切寂静,寂静到连“砰、砰、砰”的心跳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接下来就由推荐书小编为您盘点十大恐怖小说,喜欢这类小说的朋友可不要错过啦!

第二天上午,绿绿去机场送周冲。 周冲登机之后,绿绿一个人坐在候机大厅内,感到很落寞。周冲坐在飞机里,会不会感到落寞呢? 她想像狐小君的男友对狐小君一样,马上买张机票,也登机。等飞机起飞之后,她悄悄来到周冲旁边,问他:“先生,您需要什么饮料吗?” 周冲会怎么样? 他会很诧异,接着问绿绿这是怎么回事。绿绿笑嘻嘻地说明原委之后,他很可能会发脾气: “你要来怎么也该提前跟我说一声!搞毛啊!” 这样想着,她就没有付诸行动,慢悠悠地离开了候机大厅,来到室外仰望蓝天,看一架架飞机起起落落,不知道哪架是周冲的航班。 三个人拉着箱子,急匆匆地走向候机大厅,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那是个名人,很眼熟,他是谁呢?噢,对了,他是拍电影的顾长卫。 接着,绿绿继续看蓝天,心里开始幻想,有人突然在背后拍她一下,她回头一看,竟是周冲,她赶紧问他怎么从飞机上下来了,他笑嘻嘻地说:“我不去了。”绿绿问:“为什么?”他笑嘻嘻地说: “我不想离开你。”绿绿说:“就这样?”他说:“就这样。”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她感觉她和周冲的爱情就像这个秋天,草丛很深,但是能确定里面没有一只昆虫。昆虫是童话。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如果周冲是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小男生,她还会爱他吗? 看了几十架飞机飞走之后,绿绿坐上大巴回家了。 下午,绿绿一直在书房里写稿子。 自从重新装了系统之后,电脑速度快多了,不管以前那是什么问题,都应该烟消云散了。楼下,那些孩子们跑出来了,互相追逐嬉闹,还能听见老太婆的呵斥声。 现在,绿绿写的是一个女强人,采访上个月就完成了,只是一直懒得动笔。她对那起失踪案更感兴趣。她不是一个专职的记者,不喜欢从旁观者的角度用文字记述一个事件,而喜欢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进入这个事件,甚至左右这个事件,然后再以一个亲历者的身份,把这个事件写出来。 昨天晚上,绿绿又跟那个曲添竹通过一次电话。她们从帽子谈到鞋子,从鞋子谈到腰带,从腰带谈到围巾……绿绿牢牢记着那个忌讳,哪怕沾边的字眼她都绝口不谈,比如赵靖、旅游、火车、健美、教练、毛乌素、爱情、公安局、失踪、测谎仪…… 两个人聊得很愉快,听着话筒里曲添竹爽朗的笑声,绿绿感觉有点难过。 写完稿子,周冲打来了电话,他已经到宾馆了,晚上八点钟开新闻发布会。 “周冲,要是飞机起飞的时候,我突然在你旁边出现了,你会怎么样?” “我会很高兴啊。一起飞我就想,应该把你带来的。” “真的吗?” “真的。我旁边坐着一个女的,长的跟那个算卦的很像,嘚啵嘚啵不停地跟我说这说那,烦死我了。” “你是因为烦她才想我吧?” “你们女人就是较真。” 挂了电话之后,绿绿的心情很愉快。她点了一份披萨,一份罗宋汤,吃完了,天就一点点黑下来。 她准备玩《魔兽世界》了。 打开游戏之前,她打算先到楼上转一圈。楼上的面积很小,二十平方米左右。她害怕夜深之后她害怕这个地方,因此趁着外面还有孩子们的喊叫声,提前上去看个清楚,这样心里踏实。 楼梯是铁艺的,坡度很陡,每次绿绿踩上去都感觉很危险,它斜着伸向屋顶,屋顶上有个方形的出入口,钻出去就是上层空间,就像从地窖爬上来。 绿绿小心地来到上层,打开灯,四下查看。 电吉他,效果器,大大小小的音箱,乱七八糟的电线,谱架,散在各处的纸……整个空间一览无余。 看完之后,绿绿又顺着楼梯走下来了。心想,要是上下层之间的出入口能堵住就好了。 接着,她又去卫生间看了看,里面干干净净,没看见那条虫子。刷牙的杯子里,倒立着她的牙刷把儿,她又买了一支紫色的。她端详了它一会儿,小心地拿起来,硬撅撅的,不是虫子,是牙刷。 她这才彻底放心了。 好了,天黑了,孩子们都回家了,这世界变得如此安静。绿绿来到书房,把门关上,准备登陆游戏了。 突然,她的眼睛定住了,回收站里又多了一个文件!她的心“扑通”一下掉进了万丈深渊——难道那双眼睛还在? 虾已经把电脑格式化,就像把一个人的五脏六腑全部掏空了,可是这个人的眼睛又开始眨巴了! 绿绿感觉全身冰凉。 周冲不在家…… 怎么办? 想了一会儿,她拔掉了电源线,抱起了电脑,快步走到窗户前,想把它扔出去摔个粉身碎骨。硬件都碎了,看它还能藏在哪儿!从五楼的窗户看下去,路灯底下,有个老头正带着三个老太太打太极拳,慢慢悠悠的,看样子再过一个钟头都不会收式。 她把电脑放回了桌子上,盯着回收站看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打开它。不就是一张冥婚照片吗! 又不是没见过。 她把这个凭空出现的文件还原之后,在一个很偏僻的文件包里找到了它,打开,竟然是这样一行字:你们只了解这个世界的一半。 那个盲人! 那个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盲人! 就是他的眼睛藏在这台电脑里! 绿绿的心在胸腔里“怦怦怦怦”四处乱撞,快碎了。她感觉,这行字写在一张照片的背面,隐约能看到显相纸的底纹,这张照片也许就是那张冥婚照片!那个睁眼的新郎,那个闭眼的新娘,现在都背对着绿绿。或者说,此时绿绿站在他们背后那幅古画的背后。 她把这个文件关掉之后,发现回收站里又出现了一个文件,打开再看,还是一张照片的背面,又出现了这样的文字:你想知道那张冥婚照片的秘密吗?我来告诉你。你把耳机插进电脑就能听到我的声音了。 绿绿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深藏在电脑里的眼睛要跟她对话。 不用QQ、MSN、YY等等任何聊天工具,它就能说话!这样说来,插不插耳机都一样,只要它想说,电脑里随时都会响起它的声音! 可是,它为什么叮嘱绿绿要插上耳机呢? 如果它的声音从电脑里传出来,那就是对大家说,每个在电脑旁边的人都能听到;但是,通过耳机,它就是对绿绿一个人说。 就是打死绿绿,她也不敢戴上耳机,一个人去聆听那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声音。耳机堵住了两只耳朵,就隔断了现实中的所有声音,这世界只剩下了她和它,那种孤独,那种绝望,那种恐怖,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她哆哆嗦嗦地抓起电话,打给了周冲。关机。她这才想到周冲肯定在新闻发布会上。 现在,她必须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想了想,她又抱起了电脑,就像抱起了一枚定时炸弹,快步冲出门去。 狭窄的楼梯很安静,只有她的脚步声。她低头看了一眼这台陪伴她十几个月的电脑,它好像知道她要干什么,却没有任何强烈的反应,静静地合着,好像在打瞌睡。 绿绿来到楼下,走到垃圾箱旁边,四下看了看,路灯亮着,没有人,她把电脑举起来,朝水泥地上狠狠摔了下去——这本来是周冲的事,现在由她来做了。 “啪”一声,绿绿的心一颤悠,笔记本电脑在地上四分五裂了…… ——到此,这个以绿绿和周冲为主线的故事就中断了,我们只能开始另一个故事。 令绿绿不解的是,刚才四周明明没人,随着这声巨响,突然冒出了一个老太太,她站在垃圾箱后头,眼里闪着阴鸷的光,颤巍巍地说话了:“好好的东西,你摔它干什么?” 绿绿不知道这个老太太什么来历,望着对方一下卡壳了。她为什么站在垃圾箱后头?难道把她摔出来了? 老太太又颤巍巍地嘀咕了一句:“现在的人都是败家子!”然后就离开了。 绿绿认为她是小区里的老人,正在翻捡垃圾。绿绿知道应该尊重老人,但老人有时候确实很烦人,他们总是拿他们那一套老观念干涉你的生活。 老太太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消失了。 绿绿低头看了看,地上散落着一些电子元件,并没有看到一双眨动的眼睛。所谓眼睛,只是一种具象的说法,其实那是一种跟人类意会神通的灵性,它不可能横陈在水泥地上。 那么,现在它在哪儿? 当然还在家里。 也许,在绿绿抱着电脑要出门摔碎它的时候,那股灵性已经轻飘飘地飞走了,顺着铁艺楼梯飘上去,穿过那个上下层之间的方形出入口,飘到了黑糊糊的楼上,钻进了某一只音箱里…… 绿绿把电脑的残骸捡到了垃圾箱里,朝五楼的家看了看,忽然不敢上去了。 她把它的载体摔碎了,它无法在电脑的回收站里继续搞鬼了,也无法通过耳机跟她耳语了,它像个孤魂野鬼无处存身,今夜肯定不会放过她。 可是,天这么冷,绿绿不可能在楼下坐一晚上。 她掏出手机,想了想,拨给了狐小君,她想让狐小君来给她做个伴。没想到,电话里说: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这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 想来想去,还得回家。 她慢腾腾地朝家走,不知道这一夜该怎么挺过去。如果养条狗就好了,人和狗都是喘气的,可以壮个胆。可是,连条狗都没有,今夜,家里只有她和那个不喘气的东西。 她顺着楼梯爬向五楼。 楼梯昏暗,脚步孤独,不过她一点都不害怕,她所有的恐惧神经都系在家里。 她走得很慢很慢,想了很多很多。 首先她恨自己,虽然她有理性的一面,本质上却是敏感的,总能捕捉到一些微妙的东西,并把它们描述出来。当初,为什么要感觉到那双眼睛的存在,并且傻乎乎地说出来? 如果说,电脑里的眼睛,诡异的金鱼,她和周冲互相残杀的假想……全部缺乏实证,可是,那张冥婚照片却在图书馆的垃圾箱里真真切切地出现了,那是实物! 我们能管住自己的手脚,却管不住自己的思维,绿绿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她认定,一切都跟那张冥婚照片有关。 接着,她又想到了那个盲人,他说他可以告诉绿绿,她和她的配偶谁先死。 实际上,每对配偶都会一先一后离开这个人世,可是大家很少想到这个问题,我们更关心对方爱不爱自己,会不会背叛自己,举行婚礼去哪个教堂,未来怎么赚更多的钱,购买更好的生活…… 就像每个人都要死,死后必定有一块地方埋葬尸骨,几十年之后埋你的那块地方,现在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只是你不知道在哪儿。一般说来,这辈子你的双脚都无缘和那块地方发生接触。就算你恰巧从那块地上走过去,你也不知道你跟它的关系。 绿绿记得,外公外婆老了之后,儿女分别抚养他们,外公来了绿绿家,外婆留在了乡下舅舅家,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千里之遥。后来,外公老得眼睛看不见了,耳朵听不见了,每天依靠双手摸索生活。绿绿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外婆老死了。有人把这个消息带到了绿绿家,几天之后,悲痛的妈妈才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外公,外公费了很大劲儿才听清楚,他大声问:“那个老家伙死啦?”妈妈轻轻点了点头。外公又问:“没遭什么罪吧?”妈妈使劲点了点头。外公就呵呵呵地笑起来:“死了,死了……”笑着笑着,两行浑浊的老泪就顺着布满皱纹的脸颊流下来了。 绿绿不由想到,她和周冲谁会先离开这个人世呢?这是一个悲哀的问题,却不可改变。不论是谁,绿绿都无法接受,于是她不愿意再想了。 到家了。 她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仿佛看到那双眼睛正在猫眼里朝她看,只是隔着眼皮。 是的,它闭着,就是冥婚照片里新娘的那双肿眼泡。 她把钥匙插进锁眼,又拔了出来,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曲添竹。 能不能把曲添竹叫来陪她一夜呢? 她掏出手机,拨曲添竹的号码——她根本没想到,就因为这个念头,惹出了那么大的事…… 电话通了。 “添竹吗?” “绿绿?” “我跟你说件事……”本来绿绿想说“我男朋友出差了”,但是话到嘴边她又改口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特别害怕,你能不能过来陪陪我?” 到现在,两个人还不曾见过面,绿绿的请求让曲添竹愣了一下,接着她爽快地说:“好哇,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个说话的。” 绿绿忽然感觉,曲添竹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我住在东城。你家在哪儿?远吗?” “没事,我打个车一会儿就到了,你用短信把你的住址发给我。” “好,我在小区门口接你。” “晚点,我蓬头垢面的,稍微打扮一下。” “我又不是帅哥,你打扮什么!” “第一次见面,我可不想让你说我是个丑八怪,呵呵。” 女孩上班之前要打扮一下,为了一天漂亮;过年的时候要打扮一下,为了一年漂亮;结婚的时候要打扮一下,为了在老公眼里永远漂亮;临死的时候也要打扮一下,为了在另一个世界里漂亮…… 绿绿不知道,这次打扮对于曲添竹来说多么重要。 挂了电话,绿绿给曲添竹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具体的住址,然后就下楼了,一个人在甬道上溜达。 半个钟头之后,曲添竹发来了短信:绿绿,我快到了。 绿绿赶紧走向小区大门。 这时候,她不那么害怕了,感觉到突兀地邀请曲添竹来做伴有点不恰当。不过,既然她已经来了,那就好好聊聊吧,权当侧面采访了。 绿绿来到小区大门外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正好开过来,停下,驾驶室的灯亮了,里面的乘客在付车费。绿绿紧紧盯着这个乘客,只看见她的头发很短,面容不清楚。 不一会儿,这个乘客下车了,四下张望。她穿着一件紫色的夹袄,一条牛仔短裙,紫色的连裤丝袜,黑色的长靴,很时尚的装束,脸上化了淡淡的妆。看来她就是曲添竹了,绿绿赶紧走过去。 “添竹?” “绿绿!” 曲添竹笑吟吟地走过来,打量了一下绿绿,说:“你可真漂亮。” 绿绿说:“只听男人这么说过,女孩你是第一个,谢谢。” 她装作很随意的样子,其实一直在偷偷观察曲添竹的眼睛。 曲添竹问:“你父母呢?” 绿绿愣了一下,说:“这是我跟朋友合住的房子,他出差了。” 曲添竹突然笑着问了一句:“你怕什么?” 绿绿有点不好意思:“我也说不清怕什么,只是感觉房子太旷了。” “我从小胆子就大,初中的时候还打过架呢,典型的小太妹。” “哦?看不出来。” “上大学之后就改做淑女了。”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进小区,很快到了绿绿家。 绿绿走进厨房,泡了两杯咖啡端出来,看见曲添竹正站在鱼缸前观赏金鱼。 “你喜欢鱼?” “养过,死了。我养什么都养不活。”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来。 绿绿说:“你晚上一般几点睡?” “十二点之前没睡过。我是个夜猫子,到了夜里特别精神,思维也活跃,吃安眠药都睡不着。” “我也睡得晚,玩游戏。” 三更半夜,外面不知道谁家放起了鞭炮,噼里啪啦地响,过了好半天终于停了,一片静悄悄。 绿绿心里一直记着——坐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孩,曾经神秘地失踪过,又神秘地回来了,甚至连专家都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患有精神病…… 因此,她一直在审视曲添竹的眼神,也许会捕捉到一丝一缕和正常人不同的东西,比如说失神,比如说怔忡,比如说游移不定,比如说兴奋异常。同时,她也在严密筛查曲添竹说的每一句话,也许会发现什么破绽,比如一个听起来挺古怪的词,比如一句跟谈话毫无关联的感叹,比如一处逻辑上的常识错误…… 绿绿:“添竹,你是几月生的?” 曲添竹:“8月24号,金牛座,很固执。你呢?” 绿绿:“摩羯座。” 曲添竹:“呵呵,摩羯座很理性。” 绿绿:“你对星座很熟悉啊。” 曲添竹:“都是在网上看的,比较一些身边的人,还挺准。我喜欢射手座。” 绿绿:“为什么?” 曲添竹:“浪漫呗。” 以上没问题。 绿绿:“讲讲你初中时候的事吧,我觉得很好玩儿。” 曲添竹:“那时候,我父母还没离婚,天天吵得天翻地覆,就像被关在同一个笼子里的两只野兽,一公一母,见了就咬。你说,过不了就分开呗,他们却不,非要分个高下,我烦死了。当时,我们班主任对我特别好,那是我唯一温馨的记忆了。” 绿绿:“后来呢?” 曲添竹:“后来我父母就离婚了,我跟了我妈。” 绿绿:“我说你和那个班主任……” 曲添竹:“哈哈,你很八卦!我知道,他喜欢我,我也贪恋他对我的好,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他的女朋友,不过我们的关系一直在地下。我上高中之后,我妈找了一个当老板的男人,那个男人挺好的,他知道我不喜欢回那个家,就给我租了一套房子,每个月还给我花不完的零钱。那个班主任曾经找过我,你猜我怎么做的?”说到这儿,曲添竹坏坏地笑了。 绿绿:“你做什么了?” 曲添竹:“我给了他一万块钱,对他说,我们的关系结束了,这是我给你的青春损失费。” 绿绿哈哈大笑。 以上也没问题。 不过,绿绿意识到该换话题了,不然就渐渐接近了她现在的爱情,那是个禁区。 绿绿:“你小时候是不是很淘气?” 曲添竹:“爱臭美。我八九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妈烫头了,卷卷的,我觉得特别好看,于是也哭着闹着要烫,被我妈骂了一顿。”说到这儿,她的眼睛朝旁边瞟了瞟,看了一眼绿绿家的饮水机,又伸手在水桶上轻轻摸了一下。绿绿一下就盯紧了她那只手——两个人说着话,她为什么要摸那只饮水机一下呢?曲添竹把手收回来,嘴里继续说:“有一天我妈不在家,我用煤气灶把一根铁钎子烧红了,自己给自己烫发,结果把头发都烫焦了,别提多难看了……爱臭美是每个女孩的天性。” 以上也没有问题。 只是说话间她莫名其妙地摸了一下饮水机。也许那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快到半夜了,似乎整个世界都进入了梦乡,只有曲添竹醒着,绿绿醒着,金鱼醒着,墙上的挂钟醒着。 曲添竹说:“抱歉,我去趟卫生间。” 绿绿朝卫生间指了指,说:“在那儿,灯的开关在里面。” 曲添竹站起身走过去:“谢谢。” 绿绿看着她的背影,大脑在快速思考。这个女孩的言谈举止一直很正常,没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她越正常绿绿越害怕,她到底是不是精神病呢? 绿绿后悔把她叫来做伴了,漫漫长夜,跟这样一个无法确定是不是精神病的人呆在一起,比什么都恐怖。 她暗暗揣测,这个女孩的精神确实有病,只是她的病太深邃了,探不到底。现代医学尚未见过这种病,情况就像卫生间里出现的那种怪虫子。 卫生间传来了冲水的声音,绿绿赶紧端正了一下姿势。 曲添竹回来了,这次她坐在了离绿绿近一点的地方。 绿绿又敏感起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她的眼睛会突然放出异彩,接着嚎啕大哭,发疯地扑到绿绿身上,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绿绿朝旁边挪了挪。 曲添竹的眼睛朝下低了低,笑了:“你躲我干什么?” “我?不是的,我有点累,靠一下。”说着绿绿就靠在了沙发扶手上。 “你要累的话我们就睡吧。” “没关系,我不困。你困了?” “我也不困。” 绿绿在不确定这个女孩的精神是否正常之前,她不敢跟她一起躺在床上。她宁可这样撑一宿。 “你平时很少化妆吗?”这次是曲添竹挑起了话题。 “你怎么知道?” “我看卫生间里没什么化妆品。” “我不怎么化妆。” 化妆,这个话题离“健美”很近的,绿绿又绷紧了神经。她不会触碰雷区,她怕这个女孩自己撞上去。 曲添竹又说:“你天生丽质,皮肤太好了,让人嫉妒。” 绿绿说:“嫉妒什么啊!这几天照镜子,我发现脸上都有皱纹了……” 说到这儿,绿绿一下就住口了,她发现曲添竹的神态突然不对头了!她直愣愣地盯着绿绿的双眼,好像想起了什么,两只手在腿上怪兮兮地搓动起来,眼看着那张脸迅速变白。 她要犯病! 绿绿傻了,她坐直了身子,准备随时逃开,一边急速回想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边小声问: “添竹,你……怎么了?” 曲添竹不说话。 她依然盯着绿绿的眼睛,身体开始发抖。 “添竹!你怎么了?不舒服?”这时候绿绿忽然想起来,刚才她说了“照镜子”!里面包含着“赵靖”两个字! “谁不舒服?不舒服就用舒肤佳。”曲添竹愣怔着说了一句。 绿绿感觉自己都要疯了,她死死盯着曲添竹的表情,慌忙地转移话题:“对了添竹,你喜欢音乐吗?” 曲添竹努力想了想,说:“谁?” “我没说谁,我说音乐!” “噢,我喜欢……我喜欢音乐的……最近我迷上了徐佳莹的《身骑白马》。” 《身骑白马》不是张艺谋唱的,也不是刘翔唱的,确实是徐佳莹唱的,看来,曲添竹转了个弯,又变得正常了。 绿绿松了一口气,眼下似乎没什么危险了,不过她更害怕了,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女孩间歇性犯病。一套房子,只有她和她,门锁着,窗关着,漫漫长夜怎么熬过去? 绿绿和周冲只有一张床,看来,今夜她只能跟她小心翼翼地一直聊到天亮了。 “你喜欢听什么歌?”曲添竹问。 绿绿:“我?我喜欢我男……”绿绿想说“我喜欢我男朋友的歌”,忽然意识到这话不能说,一下就住口了。 曲添竹:“你……男?” 绿绿:“哦……全名是……我难,我难,对了,《只知我难避开》,陈慧娴的。” 曲添竹:“没听过。你有吗?给我放放。” 绿绿:“太晚了,别吵着邻居,明天吧。” 曲添竹:“好的。” 这时候是凌晨1:24,离出事还有17分钟。绿绿不知道,曲添竹不知道,只有那条金鱼知道,它在水里静静游动,等待着。 曲添竹:“我特别喜欢《身骑白马》里的那段唱腔——”一边说一边唱起来:“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回中原。放下西凉没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她唱得不错。 绿绿挤出一丝笑:“听不懂。” 曲添竹说:“这段是台湾歌仔戏,我也是学了好长时间,嘿嘿。”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音乐,绿绿说:“我再去泡两杯咖啡。” 曲添竹赶紧端起她的杯子,递给了绿绿:“谢谢。” 绿绿笑了笑,起身离开了。她走进厨房,四下看了看,案板上放着一把菜刀,上面挂着一两丝生肉。她没有选择它,继续寻找,又看到了擀面杖——有一次,她和周冲心血来潮想包饺子,就买了这根擀面杖,回家之后一直没用上——它当武器很合适。可是,这么长的家伙,怎么藏在身上啊?最后,绿绿把咖啡机抱出来,放在了茶几上,离她非常近,她一边冲咖啡一边继续跟曲添竹说话——如果曲添竹突然扑上来,她会迅速抱起咖啡机,砸在她的脑袋上。 曲添竹打量了一下深棕色的咖啡机,笑了:“这个东西挺重啊。” 绿绿敏感地避开了她的目光,说:“看起来重,其实挺轻的。” 这个咖啡机确实是这样,看起来重,其实挺轻的。说完这句话,绿绿又后悔了,她不该泄露这个实情。 曲添竹看了看绿绿的眼睛,笑了,说:“你不能熬夜,眼睛都红了。” “是吗?” “嗯。” 这时候是凌晨1:37,离出事还有4分钟。 曲添竹:“要不我们睡吧。” “没事儿,再聊会儿。” “对了,我在你家你不害怕了吧?” “当然。” “我阳气重,不怕鬼,更不怕色鬼。”接着曲添竹说了一句话,绿绿感觉就像被电击了一下,她说:“其实这个世界上没什么可怕的,除了精神病。” 绿绿猛地抬起头来,看了看曲添竹的脸。 她很认真地问绿绿:“我说的不对吗?鬼有什么可怕的,它们不是一直藏在暗处躲着人吗!色鬼就更不可怕了,直接踢他们老二。精神病就不一样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软怕硬,硬怕横,横怕不要命,不要命怕精神病。呵呵。” 绿绿都不呼吸了,就那样一直傻傻地盯着曲添竹。 曲添竹继续说:“当然,自己得精神病那就更可怕了,他们看到的都是不存在的东西……唉,想都不敢想!” 这时候是凌晨1:40,离出事还有几十秒。 绿绿的大脑艰难地转动着,不知为什么,她想到了那张冥婚照片。虽然没有任何逻辑关联,可是她莫名其妙地想到,曲添竹和赵靖的失踪,也许跟那张冥婚照片有关系!接着,她的心里就蹦出了一个让她后悔一辈子的念头:试探她一下…… 她突然说:“你见过那张冥婚照片吗?” 曲添竹猛地抖了一下:“你说,什么?” “……冥婚照片。” 曲添竹的眼神一点点变得僵直,她死死盯着绿绿,身体又开始抖动起来,比刚才还厉害,好像随时都会散架! 绿绿傻了,完全忘了那个咖啡机,只想一步跳开,两条腿却不听使唤。 “添竹!” 曲添竹死死盯着她,继续狂抖。 “添竹!你还喝咖啡吗?”绿绿还试图想岔开话题。 曲添竹仿佛听不见绿绿说的话了,她的身体就像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控制着,根本不能自已。 绿绿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她要冲出门去了! 曲添竹猛地打个激灵,突然就不抖了,脸色由铁青变得苍白,目光软软地垂下去,落在了她自己的脚面上。她穿着绿绿的拖鞋,粉红色的,上面画着一只黑色的猫。 绿绿以为她又恢复正常了,试探地问了句:“添竹,你冷吧……” 曲添竹慢慢抬起头,眼里射出了无比喜悦的光,声音很轻很轻地说:“一!一!一二一!……” 三更半夜,她在喊踏步口令!声调那么神秘!绿绿的魂儿都要飞了! 曲添竹一边嘀咕一边把目光从绿绿脸上移开了,看向了窗外:“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 绿绿仿佛看到,窗外正走过一双双小脚,穿着各式各样的鞋子,却看不到任何人的脸,那些小脚听从着这个口令,整齐地从黑糊糊的夜空里走过…… 曲添竹认真地喊着口令,站起身来,一下下高高地提着膝盖,就像军人踏步那样,朝着防盗门走过去:“一!一!一二一!……” 绿绿知道,她彻底疯了。 绿绿傻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一提到冥婚照片她就疯了?冥婚照片和踏步口令有什么深层的联系?

1.《第十一根手指》

威尼斯官方网站 1

这本书应该不用赘述,由它改编的电视剧《法医秦明》自开播以来就火爆异常。这本畅销30万册“法医秦明”系列的第三季,超越《尸语者》、《无声的证词》,内容更真实!专业!惊悚!刺激!14个发生在身边的凶案,剖开最残暴的凶案现场,还原最阴暗的人性杀念!科学的逻辑与人性的剖析,故事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这类小说的人可不容错过!

作者秦明,职业为主检法医师,入行较早,经验颇丰,绰号“老秦”。阅尸无数,明察秋毫,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唯愿人间太平。你敢想象吗?地沟油的查封现场,泔水桶里居然捞出一截油炸过的人类手指;深夜无人的小巷,监控摄像头竟拍到白衣女鬼的身影;垃圾站里的诡异尸首,森森白骨之下,有一只脚却完好如初……从一根不属于死者的断指开始,一个更为诡异残忍的连环碎尸案正在渐渐浮出水面!

2.《鬼不语》

威尼斯官方网站 2

盗墓鼻祖天下霸唱蛰伏五年,继《鬼吹灯》畅销千万后,全新超越之作!重启盗墓密码,开创盗墓新传奇!一个民间奇人亲历的诡异经历,“胡八一”完美回归。《鬼不语》以中国古代神秘的傩教文化为切口,引入一段曲折惊险的盗墓故事。

作者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天津人,被称为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盗墓小说流派创始人!他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他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最广的小说!

《鬼不语》中,主人公从先祖口耳相传下来的传说开始,闯东北,进中原,下西南,为了寻获传闻中的稀世奇珍和揭开神奇面具背后的秘密,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古墓中会移动的壁画,黄河中如驳船的巨鱼,通天岭上神秘的血树,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地下世界,颠覆关于盗墓的一切想象!

3.《河神》

威尼斯官方网站 3

天下霸唱以“聊斋”方式,积数年之功,打造新志异,集侦探推理、悬疑探险、历史掌故、灵异事件、民俗风情于一体!“河神——与死神最接近的人,却被人们奉为救赎之神”。小说围绕主人公“河神”侦破“魏家坟捉妖”和“粮房胡同凶宅”两件大案展开,故事险象环生、环环相扣!

《河神》以解放前老天津卫“五河捞尸队”队长,人称“河神”的郭得有为主角,将其经历的一系列奇闻鬼事,灵异怪谈娓娓道来,杂以旧时天津的种种风貌、民俗、饮食等等,“津味”十足。语言风格上,仿旧式说书评书样式,有板有眼,语言拿捏也是纯正北方派头。一个小水贼下“绝户网”无意中拉出了一个小孩的尸体,郭师傅判断水底还应该有一具成人女尸,果不其然,一语中的。就这样“河神”的名号从天而降。事不关已,本来可以高高挂起,却因为女尸身上的铁砣,深知这是一起谋杀,心中的那口正气是在难平。因此,就这样开始了一段段离奇、惊险的冒险历程……

4.《ZOO》

威尼斯官方网站 4

《ZOO》作者是日本恐怖小说天才乙一,其作品在日本国内多次获奖,深受日本和港台地区读者喜爱。被誉为日本文坛新一代“恐怖小说精英”,他的作品堪称集恐怖悬念、推理、轻小说于一体,是恐怖悬疑爱好者的绝对珍藏!他也被日本评论家盛赞为难得一见的天才。

故事主要讲述“每天早上都有一张我女朋友尸体的照片放到我的收件箱里,照片显示着女朋友的尸体正在一天天地生蛆、腐化。她是在我们去过动物园之后失踪的。所有人都认为她只是失踪了,只有我知道她被杀了。我辞了职,拿着她生前的照片四处寻找凶手的线索,一副心力憔悴的模样。然而苦心寻找的背后隐藏的却是我不愿面对的真相,是我亲手杀了她”……

大概是太爱女朋友,所以杀掉了。这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这样就可以永远不听到说分手这样残忍的话了。因为我爱你,我才想看到你的一切,包括你腐烂的样子。无法承受那么爱着你的我却杀掉了你!就好像,我们心里爱着一个人对着他做着残忍的事情却心里想:我做的事情才不残忍!或者爱你已经到了只在乎自己感受的阶段了……人总是对自己最爱的人最残忍,爱的极限除了死亡还能是什么呢?

5.《日本异闻录》

威尼斯官方网站 5

《日本异闻录》中的主人公南瓜和月饼遭遇了离奇诡异的事件:豪华游轮上停放的黑色空棺,午夜徘徊于十字路口的灯笼小僧,深山老林中吞人性命的烟鬼婆婆,富士山下神出鬼没的妖狐山姥……

日本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受中华文明的影响巨大。流传在日本的灵异传说,几乎是与这个国度一同诞生的。日本的妖怪形象众多,其中大部分都源自中国,但日本妖怪经过自我严禁,后来者居上,以至于到了日本现代社会出现了以妖怪为关键词的消费文化,各种书籍、漫画、影视剧以及游戏层出不穷。这是一部揭秘日本神秘文化的特色小说,也是一本日本版的《聊斋志异》,在为读者讲述独具扶桑特色的民间故事的同时,也将为读者展现出一幅从未展开过的隐秘历史画卷!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官方网站】跟曲添竹一同留宿,好书推

关键词: